竹枫

春景映雨竹倾绿,秋寒过叶枫染红

【多cp系列文】小幸运(双鬼)by桃反田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超级矫情幼稚粗糙的剧情(根本没有剧情!别被这个人骗了!

*自己都不忍直视的文笔,别问我为什么少了那么多段歌词,作者懒

*百用不厌的雨天梗出没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吴羽策喜欢上了一首很清新的歌,叫《小幸运》。 

“为什么会喜欢?”他摘下了右耳的耳机,低着头,露出了一个平时鲜少展开过的微笑。 

“大概是我觉得,这首歌里有自己的影子吧?” 

(一) 

不同于黄少天直到大二遇见喻文州才开始恋爱,李轩很早之前就谈过恋爱。当然,在感情这方面上他和黄少天也是截然不同的。黄少天和喻文州是一见钟情之后就不离不弃的,他则是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后才会谈恋爱并且全都吹了的。为此,他在别人心里一直是一个花花公子类型的人。然而别人都不知道,每一次都是很悲催的别人甩他。 

直到他遇见了一个人。 

“你好。” 

一个声音叫住了还在惬意哼着歌的李轩。 

“其实之前我算是不信那种一见钟情式的爱情的,但是之后我就信了,一个因素可能是黄少和喻文州的事情,不过更大的可能是因为我遇见了他。”——李轩。 


面前和他差不多高的男子轻轻递过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几个数字。 

“你可以带我去这里吗?我是新生,对这里还不熟。”冷冷清清的声音和那张脸一样,带着几分淡淡的禁欲气息。 

“好啊,你几班的啊?”李轩笑呵呵地看向吴羽策,顺手接过了纸条,揉皱了放进口袋里。 

“……4班。” 

“这样啊,哎哟好巧哦,我也是4班的……” 

R大三四月的小路总是盛开着淡粉色的樱花的,而且空气中也总是飘散着淡淡的樱花香气。其实李轩并不太喜欢这番或许在别人看来很浪漫很美好的场景,他觉得这着实有点矫情。 

他眨眨眼睛,这一刻开始,他突然不那么在乎了。 

因为爱情这东西本来就是很矫情的啊…… 

从那以后,李轩似乎就特别喜欢跑到楼下去找吴羽策。一开始吴羽策并不怎么在意,最多也就是当李轩为人特别热情,不过后来,他似乎就有点烦了。特别是当隔壁班的女生和个别男生用那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俩的时候,吴羽策就觉得浑身不舒服,简单来讲,就是比较不爽。 

“我说,你以后能不能别过来找我了?” 

李轩愣住了。 

看着呆呆地站在那里在吴羽策眼里甚至有点手无足措的他,吴羽策忍不住感到有点抱歉。正当他还在为自己说话太直的行为反思时,下一秒他的小内疚就碎成了渣。 

“不要。”他的语气和表情一如既往的让吴羽策有点想打他。 

居然连原因都不问就直接否决了么……吴羽策有点后悔自己刚刚的心软。 

自那以后,李轩还是和往常一样,很喜欢来找他。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喜欢和他待在一起,总觉得有一种很莫名的感觉,好像看到第一眼就觉得他是我注定要坚守一生的人。” 

“当然啦,我想好好地珍惜他嘛。” 

(二)

一反常态的,这几天以来李轩一直都没有在吴羽策的视线里出现。 

吴羽策低着头咬着笔盖,这一节课似乎也根本没什么心思去听。

“2022年,星期四,阴。” 

他有写日记的习惯,并且坚持了很久,但是他的文采似乎一直不太好。当“阴”字刚好收回笔锋时,下课的钟声响起了。吴羽策有点烦躁地揉了把微卷的头发,重新开始思索起今天的日记要写什么。 

垂下眼帘,首先跳进脑海里的是一个很熟悉却很陌生的微笑。是个男子的脸,他却看不清楚那是谁。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吴羽策的笔在纸上动了起来。 

笔尖划过不算光滑的纸面,微微泛黄的颜色似乎在提醒着自己的年代感。一个个清秀的黑色字体愉快地在纸上跳动着,偶尔吴羽策不经意地一抹,未干透的墨水就摩擦出了一块不规则的痕迹,而他白皙的手也染上了点点斑驳的黑色(别告诉我只有我在作业的时候发生过这种事情)。而他却没有多理会,脸上的表情看似很专注,眼神却微微有些飘忽不定,就像有什么心事一样,让人多多少少有些看不穿。 


很突然地,窗外下起了小雨。吴羽策迅速抬起头来关上了窗户,防止雨飘进来打湿自己的本子。 

窗外的草微微闪着翠绿的色泽,和着铅灰色的天空交融着被雨打上了一层模糊的马赛克。没什么防备的,雨声渐渐大了起来。

[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吴羽策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还会对一样东西不习惯。 

[也听见远方下课钟声响起] 

至少以前不会。

[可是我没有听见你的声音] 

吴羽策停下笔,看向窗外。 

脑海里的那个微笑突然就和李轩的脸重合在一起,怎么也挥不去。 

他现在忽然有点讨厌这雨声。 

[认真 呼唤我姓名] 

如果说这雨声停了,我会听得见你喊我名字吗? 


“嗯,这几天感冒,不想传染给你啦。”李轩笑着向吴羽策解释道,“难道说我不在的时候阿策你不习惯了?” 

“………………”被别人拆穿的感觉真不好。 

吴羽策再也没有制止过李轩来找他,也不介意“阿策”这个称呼了。 

(三) 

又是一个雨天。 

李轩默默地叹了口气,难得的好机会可以到处浪一下,结果就特么的被一场雨给毁了。 

他万念俱灰地看着还在噼里啪啦下着的大雨,只觉得自己蛋疼。 

自己手中也没伞啊……这下就难办了…… 

路过的行人全都打着花花绿绿的伞,但是没一个人对自己伸出援手,连点表示也没有,他头一次感觉到了什么叫做人情冷暖。

 

“你怎么会在这里?” 

李轩诧异地回过头。 

那是他的前任女友,谢茗。 

“不介意的话,可以跟我同用一把伞的。”谢茗仰起脸看向李轩,伸出了手。 

李轩没说话,一个矮身,钻到了伞底下。 

“你最近还好吗?” 

“还算可以吧,都一样。”李轩看了眼谢茗漂亮的侧颜道。 

“都一样是什么意思?你算是在气我?”谢茗笑笑,开玩笑似的佯装要往李轩身上打,“我听说你最近和一个新生走的挺近?” 

李轩默默在心里问候了一遍黄少天他亲爱的妈妈。 

“没有啦,人家是男生……” 

“这样啊……” 

一阵沉默无言。 


“嘟嘟,嘟嘟——”突如其来的震动让李轩吓了一跳。他向谢茗投出一个歉意的笑,然后翻出了手机。 

是黄少天。 

刚摁下通话键,黄少天的声音就从电话屏幕的另一边清晰无比地传入李轩的耳朵里。 

“你再说一次?” 

“……我知道了,我现在就去。” 

结束了通话,甚至还没和谢茗道谢,李轩就头也不回地朝着原来的方向奔回去。 

怎么会这样! 


“李轩你个傻逼跑哪里去了!你之前不是还跟吴羽策说你在教学楼大门口吗!你知不知道吴羽策现在都快把整个R大翻过来了!” 

“刚刚有人送我回来了……” 

“哎呀我不管你了反正我告诉你你回去必须请他吃一顿饭,他为了给你送伞就这么在教学楼大门口傻呆呆地等了你两个小时!你赶紧给我跑过去……喂?!喂?!” 

李轩挂断了通话。 


他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敢这么直接冲进雨里狂奔,要知道,他以前最害怕淋雨了,不然他也不会怂得在教学楼大门口干等着有人给他送伞。 

可是现在,给他送伞的那个人出现了,而且还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等了自己两个小时。 他突然从心底里涌起了一种负罪感。 

“其实那个时候第一个想的并不是阿策会不会打我,而是想去跟阿策告白,想告诉他,别怕,我在。” 

“现在想起来我都还是觉得自己真他妈犯贱,真的,不骗你。一见钟情这东西很多时候就是这么神奇。” 

当他看见吴羽策就这么抬起头看着天空拿着一把伞一个人站在他原来站着的地方的时候,他注意到了吴羽策的眼睛。 

漂亮、清澈,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眼底似乎笼罩着一层薄薄的水汽。 

李轩不知道吴羽策是不是一直一个人呆在这里,没有人去陪。

 

“阿策!!!” 

吴羽策回过头来,露出一个风轻云淡的笑。 

回去了。他说。 

声音很轻很轻,就像是一根小小的羽毛,一下一下地用羽尖在李轩心上比划着,痒痒的,力度不大,却硬是在李轩心上划开了一条口子。 

[也许当时忙着微笑和哭泣] 

声嘶力竭地喊出他的名字后,李轩冲上前,狠狠地把吴羽策的额头摁在自己的肩窝上。 

[忙着追逐天空中的流星] 

“李轩你……唔?” 

[人理所当然的忘记] 

李轩捂住了吴羽策的嘴。 

“阿策……” 

他紧紧地把吴羽策禁锢在他的怀里,不愿意放手。 

[是谁风里雨里一直默默守护在原地] 

“对不起……”李轩呼吸着吴羽策耳畔清爽的洗发水味道,闭上双眼。 

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四) 

现在想起来,那个雨天还真是神奇啊。 

李轩傻呵呵地接过了吴羽策递过来的毛巾,胡乱地在他湿透的发上乱擦着,四处飞溅开来的水滴让吴羽策一脸嫌弃地翻了个白眼。 

“你会不会擦头发啊!我告诉你你要是把我的床弄湿了我立刻把你赶出去!” 

吴羽策一把拽下李轩手中的毛巾。 


“呼——阿策你的手艺不错嘛。” 

李轩笑笑,把头微微前倾,方便让吴羽策擦自己的头。虽然说两个大老爷们面对面地进行着这种动作咋看咋奇怪,不过李轩一点儿没介意,反而十分享受吴羽策此刻的服务。 

擦完头发就该吹了。吴羽策翻出吹风机,递给李轩。 

“阿策,我头发还没干。” 

“对啊……” 

!!! 

“你还想让我帮你吹头发?!” 

“有什么嘛,来帮我一下咯。”李轩挪了挪身子,往吴羽策那边靠过去,“大不了下次我帮你吹。” 

我觉得现在的画风有点污! 

不知道着了什么道,吴羽策居然真的神经兮兮地接过了吹风机。 

“嘿嘿嘿,还是答应了嘛。” 

“……下不为例!!!” 


暖暖的风从吴羽策的指间溜走,温柔地把李轩的发卷起,偶尔几缕发丝调皮地落下来,却总是被吴羽策用好看的手轻轻撩回去。感觉不到掌心处的头发还有一点湿意了,吴羽策关掉电吹风,拔下了插头。 

很多时候,意外就是这样发生的。 

“谢谢阿策啦……”李轩笑着直起身子,把头往后转去。 

“啾。” 

一声轻响。 

吴羽策的嘴唇,不知道为什么贴上了李轩的唇角。 

……给我一分钟的时间冷静一下!没错这是不小心碰到的是不小心碰到的!你大爷的李轩赶紧把老子的初吻还回来! 

“阿策你还不肯放开吗?” 

知道对上李轩的微笑,吴羽策才惊觉自己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揽住了李轩的腰。 

“……好吧是我错了行了吧?”吴羽策迅速松开了手,与李轩拉开了一段距离,“刚刚的事你就当没发生过,就说我潜意识作怪,被人下了药脑子不正常。” 

才刚刚起身想要逃开,却又被人拉了回去。 

嘴唇上传来的绵软触感告诉他,他的初吻这下是真真正正地没了。 

李轩的唇,就这样重重地砸在吴羽策的唇上,微微吮吸着。 

“阿策,别躲。” 

(五) 

等啊等,李轩他们那一届的大学生终于迎来了毕业的这一年。而今天,是毕业生的临行演出。很意外地,李轩参加了。

“阿策,我要走了哦。”

“嗯。”

“阿策,我真的要走了哦。”

“嗯。”

“阿策,我......”“李轩你够了喂!”吴羽策实在是忍不住地炸毛了,伸出大腿一脚往李轩胫骨处踢去,却被后者轻巧地躲开。

“你的出息呢?全扔火葬场去了?”

“啧,这么可爱的小要求阿策你就不能答应我一下?”李轩十分不满地看向吴羽策,“明明就能在雨中等我两个小时,就不肯开口说那么几个字?”

“那听你这意思是你让我白等了两个小时,夺走了我的初吻后还特别好意思?!”

“你看我就是说说......”

话音刚落,黄少天的声音就老远地传了过来:“哎哟后台那两位大爷别秀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了啊李轩!还磨磨唧唧个啥!连演出都得拖家带口的李轩你也是够够的!”

“行行行,你先去跟你家喻文州恩爱去,我上了啊。”

李轩一边应着,一边接过了黄少天手中的话筒。


“接下来,请李轩为大家带来一曲《小幸运》。”

校花苏沐橙带着甜美的微笑走向后台,似乎没有看见吴羽策惊讶的表情。

吴羽策顿时愣住了。

嗯,因为平时没什么机会唱嘛,所以就想借着这次机会唱一首阿策最喜欢的歌咯。......哈哈,毕竟我也要走了啊。——李轩。


吴羽策一直觉得,三四月份是个很神奇的月份。这个月份让他遇见了李轩,也让他告别了李轩。

随着一首歌逐渐唱到了高潮部分,吴羽策也真正地意识到,等唱完这首歌后,他可能以后都见不到李轩了。

他的心里五味杂陈。

你问李轩,在他上R大的时候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他肯定会一脸认真地回答:没有在一个雨天为吴羽策吹一次头发。

他说到这里,眼神露出了掩盖不住的温柔。

因为只要和阿策在一起,每一天都是晴天。

[原来你是我最想留住的幸运]

李轩唱着唱着,逐渐闭上了眼。

吴羽策捕捉不到他表情上的任何变化,一如从前地风轻云淡。

[原来我们和爱情曾经靠得那么近]

确实,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也就差那没说出口的几个字了。但是两个人冥冥中达成了一种默契,谁也没有开口去捅破这层窗户纸。吴羽策苦笑了一下,莫名地有些失落。

[那为我对抗世界的决定]

在那之前,他就向李轩坦白了他是个弯的。可是李轩总是对他说,喜欢就是喜欢,没什么大不了。

那你呢,你就没有反感过?吴羽策自嘲地笑笑。

这个还是有点的吧……李轩挠挠头,不过你开心就好啦,我还是喜欢你的。

[那陪我淋的雨]

吴羽策低下头,不再去看李轩的侧脸。

喜欢这个词,对他来说似乎有点奢侈。

但是他能肯定他是喜欢李轩的,很喜欢。

[一幕幕都是你]

他的心底突然涌起了一个小小的愿望,很小很小,对他来说不可能,对另一个他来说却只是一句话的事。

他希望李轩这首歌是为他一个人唱的,只为他一个人。

一首歌结束了。

李轩也该走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很快赶走了吴羽策所有的胡思乱想。

[一尘不染的真心]

“阿策。”李轩转过头来,直勾勾地盯着吴羽策有点泛红的眼眶。

“这首歌给你的哦,只给你的。”

寂静三秒,全场沸腾,后台的妹子们尤为出众。

“阿策!谁是阿策啊!”“应他一下啊!”“我的洪荒之力又憋不住了!”

吴羽策没有去理会一浪高过一浪的欢呼声,只是安静地看着李轩眼里的倒影。

他捕捉到了李轩做的一个小小的口型。

“我喜欢你。”

随即是一个干净得一尘不染的笑颜。

R大的樱花又开了,像以前一样美。

不,吴羽策想,比以前更灿烂。

【End】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