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枫

春景映雨竹倾绿,秋寒过叶枫染红

【浮柳】同心锁(一发完)

*迟到的情人节贺文,贼鸡儿矫情并且一点都不好吃的小甜饼
*日常ooc,还有一点点点点点归秋,注意避雷
*没有文笔,垃圾文手,放飞自我
*有意见欢迎私信



将近年关,剑阁也热闹了起来,每个人都忙前忙后的,生怕自己的一点疏忽会破坏掉新年的欢喜。而无剑笑眯眯地给众人递去了专门准备的礼物,虽然小,但每个人的礼物都是不一样的,也足够用心了。
“浮生过来。”
听见无剑的招呼,浮生放下手里的灯笼,一脸疑惑地瞅向无剑:“你又想干嘛?”
由于将近年关,无剑并不想破坏了自己的好心情,于是难得没冲浮生发火,很好脾气地招了招手:“过来,你无剑爸爸赏你的,就当是报答你的食材。”
“别尽往自己脸上贴金,你以为我给你送食材是为了谁?”浮生翻了个白眼,一把夺过包裹,语气里满满的都是他毫不掩饰的嫌弃,“我问你,柳叶跟着你出生入死这么久,你一共给他吃过几回肉?”
无剑登时被他堵得哑口无言,憋得满脸通红,只好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抄起剑追着浮生砍:“你把礼物还给我!我拿去给木剑都不给你!”
眼看着小姑娘都快被气哭了,柳叶这才上前去拽了拽浮生的衣角,柔声道:“你就别逗她了,人家好歹是女孩子,你是不是也有些过分了?”
秋水也笑眼盈盈地看过来,对浮生道:“浮生师侄,这可就是你的不对了,女孩子都是要宠着的,你这个样子以后怎么找夫人啊?”
浮生闻言挑挑眉,一把拉过柳叶,照准人脸上就是吧唧了一大口:“我宠他一个还不够啊?”
柳叶登时闹了个大红脸,一言不发地推开了浮生,自个儿跑去角落里看越女剪窗花。

“其实,今天也是个节日呢。”
听见白扇这么一句话,众人的兴趣一下子高涨起来,纷纷放下手里的工作朝白扇那边凑过去,等着听他讲故事。
“据说,今天是情人节哦。”
“情人节是什么啊?”越女撑着下巴,一脸不解地问。
“情人节,就是属于情人的节日。”白扇絮絮叨叨地说着,手里不急不缓地剪出一个个漂亮的窗花,“在这个节日里,那些有情人会在这一天与伴侣相约一起,或者相互赠予对方礼物,以示自己的爱意……”
越女的眼睛一下子就变得亮晶晶的,漂亮的小脸上就差写上“憧憬”俩字了:“好浪漫啊,小妹也想过!”
白扇变戏法似的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那把自己专用的扇子,不轻不重地往越女敲了一下,笑眯眯地打趣她:“过什么,你有情郎了么?”
“以后会有的!”
没人注意到,浮生在听完后摸了摸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下午干活时,无剑清点人数,却发现似乎少了一人。
“浮生呢?哪去了?”
“他吃完午饭就出去啦。”柳叶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微笑回应道,“说是有点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我暂时替工一下。”
无剑不满地撇撇嘴,嘴里嘟囔着些有的没的:“怎么这样啊,特殊时候还偷懒,回头我要他把柳叶的份全部补回来,还要多一倍!”
一个时辰后,浮生没回来。
千张卷站上去,贴好了最后一副对联。三绝笔上下打量着自己的作品,显得很满意。
虎头与峨眉两个人吵着闹着要去贴窗花,本该是你一张我一张贴得不亦乐乎的快乐场面,却因为两人手粗弄破了好几张,被玉箫抓着痛骂了一顿。
两个时辰后,浮生没回来。
柳叶和好馅开始包饺子,秋水看了觉着有趣,也凑过去学着包。他脑子好使,手指也纤细灵活,在柳叶的一番指点下包出来的饺子个个饱满可爱,看着就食欲大增。长庚和天罡两个心高气傲的小年轻也跟着比赛包饺子,包得快是快,可是因为卖相不佳遭到了飞燕无情的嘲笑。恰逢真武路过,一人一碗心灵鸡汤喂得那叫一个熟练。
神雕嘴馋,硬是要吃蛇胆,玄铁拗不过他,只得答应了。本来还想着邀请紫薇一起去山上捉蛇,差点没被追着砍一顿。
三个时辰后,浮生还是没回来。
无剑忍无可忍了。
“都快到饭点了,浮生怎么还不回来啊?”
“少了他正好,眼不见为净。”天罡翻了个白眼回嘴道。
话音刚落,一个白色的身影就施施然地出现在众人面前。只是不同于往日那副看着就欠打的嘴脸,浮生看上去风尘仆仆,满脸倦容。
“我回来了。”
还不等无剑开口嘲讽他的狼狈模样,柳叶率先跑了过去,温柔地替他拍去衣袍上的尘土——顺便堵住了天罡即将脱口而出的训斥。
他抬起头,眼睛里的欢喜洋溢出来,化成一个好看的笑:“怎么才回来呀,你让大家好等。”
浮生轻笑一声,低头轻轻啄了一下柳叶柔软的脸颊:“你猜猜?”
柳叶没答话,却缩进浮生的怀抱里,亲昵地蹭了蹭他的胸膛。
杨哥,算了算了——玄铁和玉箫一人一边拉住了杨家枪的胳膊,如是说道。
“这么晚才回来呀,多亏刚好踩着饭点,不然柳叶亲手包的饺子你可没份了。”秋水说着,夹了一个冬菇羊肉馅的饺子,旁若无人地塞进了归一的碗里。
“下次要准时。”归一随口提醒一句,夹了一个白菜猪肉馅的饺子,旁若无人塞进了秋水的碗里。
长庚见状,偷偷往天罡那边靠了一点:“你那两个师叔的世界里都没有其他人的吗?”
天罡难得没有抛出那句他每逢吃饭必说“食不言”,冷着脸回应:“你习惯就好。”

桌子上菜式的花样并不多,硬要说也只是饺子馅的不同,可是一群人也吃得热热闹闹的,插科打诨好不快活。期间不知道是谁硬灌了平时几个不喝酒的一大杯,场面登时鸡飞狗跳:前有孤剑单手揪掉曦月的挑染,后有倚天抱着女儿红高歌不断;左边的紫薇激情舞蹈,右边的拂尘徒手劈砖。一来二去,好好的饭桌硬是被他们变成了比武场。
三杯酒下肚,柳叶也有些晕乎乎的,可他还是强打起精神,帮着还清醒着的几个把已经喝得神智不清的人一一拖回房里。至于那几个实在醉的夸张的,玉箫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他不用管。
“随他们去吧,你早点休息。”
“可………”
“冻一晚上死不了。”
“…………………”
好不容易忙活完,已经是夜深了。柳叶正打算回房休息,就被浮生唤住:
“你不想知道我今天出门是为了什么吗?”
浮生神秘兮兮地把柳叶拉到一旁,脸上的蜜汁笑容看得柳叶云里雾里。然而疑问的话还没出口,浮生就笑嘻嘻地把一个硬硬的东西塞进了柳叶的手掌心里,示意他自己看。
柳叶乖巧的张开掌心,却被那个小巧的银制品吓了一跳。
那是一把同心锁,还刻着两人的名字。

他突然想起来,似乎在很久很久之前,他曾经跟浮生简单地提到过这个东西。然而也不过是那个时候无剑正坐着给剑阁里新来的小团子们讲故事,他恰好听见罢了。
“你知道同心锁吗?”很突然地,柳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
浮生想了想,抬起头来回答道:“听说过,不了解,但是附近的集市上很多都有卖。”顿了顿,又问柳叶道:“你从哪听来的这些东西?”
柳叶便把事情原委一五一十地托了出来,末了又摆摆手,示意浮生不必在乎。“不过是个故事。”
可再后来,他们俩还是分别了。浮生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平静安逸的生活并不适合他,他应当到外面的世界去好好闯荡一番,去一个更广阔的地方施展自己的抱负。柳叶也并不强求他为自己留下,他知道他拦不住。
“对了。”浮生在临走前,回过头来,冲着柳叶笑了笑。
“那什么的同心锁,回来了我就给你买。”
天地何其广阔,这一别就是好几年。
天地何其窄小,好几年后他俩在同一个地方重逢,却站在了对立面。
剑冢一战后,一向脾气温和的柳叶第一次强硬了一会,他不顾众人的反对,执意要带重伤的浮生回剑阁疗伤。
“你别后悔。”无剑皱起眉头,难得在他面前严肃了一回。
柳叶没说话,馋着奄奄一息的浮生径直朝着玉箫走去。
至于浮生后来拖着那条还没恢复好的断腿对柳叶告白的事,那可都是后话了。
小少爷红着脸,受刑般把秋水特地拟给他那份充斥着大段大段肉麻话的草稿磕磕巴巴地背了一遍后,恶狠狠地瞪了一眼躲在后面笑得要把屋顶掀翻的全真教三人组。
当然,他并不知道听完了全程的柳叶憋笑憋得有多辛苦。

“将近年关,附近的集市早就关门了,这可是我找了好久才找到的,最后一把,就你有,其他人都没啦。”
“你想要的,我上刀山下火海也要给你送回来。”
一瞬间,有什么东西在柳叶心里塞得满满当当的,酸胀得厉害。
轻描淡写的一句玩笑话,可他却是真真切切地记了这么多年。
现在,柳叶轻轻摩挲着那把小小的同心锁,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
原来都已经这么多年了……
“你可知道同心锁的含义?”柳叶咬了咬下唇,开口道,“浮生公子,这东西是不能乱送的。”
“我不知道我干嘛送你?嗯?”
浮生挑挑眉,伸出手将柳叶一把揽入怀中,下巴抵着他的发顶,轻笑出声:“你以前老说我不安分,现在我连锁带人都打包送给你了,只看你锁是不锁啦。”
其实锁不锁都一样了。他想,反正,这也是他心心念念了好几年的人啊。
现在能和他一起并肩青瓦檐下,共听风吹雨敲窗,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他是修来几辈子的福分,才换来这么好的一个人啊。
“那可说好了,锁住了,就不许跑了。”柳叶低垂下睫毛,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说给浮生听,“你明知道我会当真的。”
“那就最好。”
一把锁,一双人,一世情。
既然他连这辈子最不真实的诺言都许给他了,这世间还有什么好怕的呢?
浮生笑着,低头吻上柳叶的唇。

【——End——】

夜晚想上厕所却不小心目睹全过程的天罡觉得自己承受着这个不属于这个年纪的伤害。

不说了不说了我要睡觉,明天再码字

评论(20)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