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枫

春景映雨竹倾绿,秋寒过叶枫染红

【浮柳】醒醒,前男友不是这么撩的(四)

*考完试回来了,今天正式进入假期跑回来更一波,让小可爱们等了这么久自己都不好意思………
*有原创人物注意,名字与原著无关,只是混淆试听用的,和杨叔只是老铁关系
*最后依然是ooc*3,有归秋出没,希望食用愉快!


归一是被身边那阵窸窸窣窣的动静弄醒的。
哦,还有他床头柜上那个不安生的闹钟。
他揉揉惺忪的睡眼,一翻身,浮生正在衣橱前翻箱倒柜,旁边那些一看就值好多钱的名牌衣服被他扔了满床,有些还直接掉在了地上,零零散散地堆满了浮生床位所在的角落,看得归一一阵眼睛疼。
归一还记得扔在最顶上的那件风衣是他去年想买来给秋水师兄当生日礼物的,可是当他看了一眼价格,登时就放弃了这个念头;还有那条打算给秋水师兄当圣诞礼物的黑色长裤,那双当作新年礼物的机车靴,那件情人节礼物的衬衫,光这些加起来都快三四千了吧……一想到这儿,他深深地仇富了。
没钱,你撩个jb妹。
“归一你醒啦,过来帮我看看哪件衣服好看!”浮生一脸兴奋,顾不得归一刚刚睡醒被子还没掀起来就一股脑把衣服劈头盖脸地朝他身上盖了过去。“我今天要好好(在柳叶面前)表现啊!”
归一撇撇嘴,甩甩头抖落那些盖在他身上的衣服,操起一件卫衣就往浮生脸上扔:“你个智障,我们不是老早就统一发放衣服了吗!穿啥都一样!”
木剑叼着根牙刷从阳台里走出来,含着满嘴的泡沫口齿不清地控诉着浮生的累累罪行:“别说了,这傻的从早上五点半一直折腾到现在,也亏得你睡得跟死猪一样。”说着又跑到阳台去漱了个口,跑回来接着跟浮生道:“你说你也真是,都统一发衣服了你还在这挑挑捡捡,都代表学校参赛的人了能不能有点儿智商?”
“滚蛋吧你!你又没追过人你懂个屁!”浮生老大不情愿地在他床上的那堆衣服里翻出了自己那套衣服,朝着木剑翻白眼。
木剑也跟着翻了个白眼:“我有妹妹啊。”
“哇靠你个死妹控好恶心啊!”
“你有意见?”
“你俩能不能消停点!”归一没好气,一人扔了一个抱枕过去,“浮生你赶紧的,收拾好行李,我们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都得在外省过呢!”
“你个刚睡醒的有资格说我?”
“…………”

两个人一路吵吵嚷嚷,踩着点才到了学校大门口,结局自然是被自家带队老师批了一顿。
“被青光老师批啦?”秋水笑眼盈盈,坐到归一旁边,从书包里掏出一堆各式各样的小零食给归一扔了过去,“我记得你以前没迟到过的呀。”
归一一听,登时一股无名业火往心里窜:“别提了,浮生那个智障死活拉着我在宿舍里给他挑衣服,明明就统一发放了衣服他在那儿骚个什么……唔?!”
剩下的话他就说不出来了,因为秋水在他嘴里塞了一块抹茶味的夹心饼干。
嗝,饼干真好吃。

浮生刚上车,眼睛都直了。
他认识柳叶这么久,还是头一回见着他穿正装的模样。里面白衬衫的扣子扣的整整齐齐,还打了黑色的细领带;外头那件深蓝的外套还是收腰的剪裁,藏匿在里头的纤细腰身光是看着那漂亮流畅的曲线都能使人遐想出来。还有那截微微一抬手就会露出来的细白腕部……
woc,你个变态。
盯着盯着,他不由得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柳叶刚刚转过头去,就看见浮生站在他前面,似乎还有些拘谨不安。
“我、我可以坐你旁边吗?”
他下意识地环绕四周,跟上次在图书馆的时候不一样,确实是没有座位了,便很自觉地往里面挪了一个位子,算是默许了浮生的请求。
“谢谢。”
话音刚落,柳叶的耳根子有点不由自主地开始发烫。
坐在后排的屠龙咬牙切齿,差点没把手里的薯片往浮生头上倒下去。转念一想不能浪费粮食,只好抓起一把薯片往自己嘴里塞,喷了倚天一身的屑子。
“你吃东西能不能把动静放小点!”倚天忍无可忍,终于开口,“屑子都喷出来了好恶心啊!”
“你嫌弃我?!”
“是啊是啊,嫌弃死了。”
屠龙撇撇嘴,一脸委屈地把手里的薯片放下:“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换成以前的我你已经被我扔出窗外了。”
“………………”
倚天放下手中的题,撇了屠龙一眼:“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反正杨叔还在这儿,他整不出什么幺蛾子。”
“就浮生那心机屌?等他把柳叶给你拐了你哭都没眼泪!”屠龙翘起二郎腿,一脸的恨铁不成钢,“都是人小舅子,能不能别一副天塌下来了当被子盖的德行?浮生这种人就该防着!”
“我还想说你杞人忧天!柳叶都多大的人了,他要是还跟之前一样为浮生爱得死去活来的至于这么矜持大半年啊?”倚天斜睨他一眼,满脸嫌弃。
“…………”
“不说了,刷了一晚的题,困死了。”
屠龙闻言赶紧调整了姿势,小心翼翼地把倚天的头放在自己大腿上,好让倚天能枕得舒服些。一边跟倚天念叨着“你咋又修仙啊我昨晚不是叫你早点睡吗今天还得比赛呢”,一边却又从倚天的包里掏出那件毛领外套替他披上,看得旁边的圣火令不住地“啧啧啧”,却被屠龙以“会吵到倚天睡觉”的缘由给憋了回去。
靠,有媳妇了不起?圣火令竖起中指。
是啊,了不起。屠龙无声应答。
圣火令登时给了他一个素质无限连。
这边厢还在恩恩爱爱,那边厢的浮生已经羡慕的眼睛都直了。mmp怎么人家能这么猖狂我就得左躲右闪地防着老丈人和小舅子。他瞅了瞅旁边的柳叶,人家还在安安份份解着题,看起来似乎并没有可以给他下手的机会。
浮生叹了口气,百般无聊地翻着手机,打开相册,一张一张地划着。
突然,他的视线竟然就这么牢牢地贴在了一张照片上,怎么也移不开了。
照片上,有两个人把头紧紧的靠在一起,笑得比背景里的烟花还要绚烂。
那是他和柳叶。

好像是自己第一次陪他过生日的时候了。浮生努力想要从脑海里抽取些有关于此的回忆,却突然悲哀地发现,他已经快把这件事忘得一干二净了。
一点一点零零碎碎的小片段好不容易才拼成了一个小小的、模糊不清的轮廓。他终于想起来,那天是自己偷偷瞒着柳叶给了他一个超大的生日惊喜。小少爷豪爽地包了整个广场,顺带着买了上百箱烟花在夜空里噼里啪啦炸成一片,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家里有钱似的。然后他就看见柳叶眼里亮晶晶地倒映着烟花五颜六色的光彩,看向自己,眸子像一片盛满了盛夏阳光的海。
真的是好看的不得了。
当天晚上,他送柳叶回到宿舍楼下,难得一回像个老妈子一样跟柳叶嘱咐着注意身体。下一秒身上一暖,还带着面前人体温的围巾就这么严严实实地裹住了自己裸露在寒风中的脖子。
“今天,谢谢你。”柳叶垂下睫毛,耳朵尖红红的,不知道是因为冷还是因为那点小小的羞赧。
他突然踮起脚尖,小鸟一样飞快的在浮生左边的脸颊上啄了一下。
淡淡的、纯粹的、不带有一丝欲望的,就像他的人一样。
面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吻,浮生直接愣住了。等他好不容易才从脸颊上温热柔软的触感上回过神来,那个人早已飞奔着跑开了,只是脸颊上飞起的一抹红出卖了他刚刚究竟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鼓起勇气做了这个他自己想都不敢想的动作。
其实仔细想想,浮生一个万花丛中过的花花公子,这种吻他从来都是要多少有多少,根本不值一提。可他潜意识里却还是把这个吻悄悄地藏了起来,并视若珍宝。或许浮生自己也没意识到,其实他在事后也偷偷高兴了好久。
以至于他总疑心那天晚上的风是不是也夹了一丝丝的甜味。

正当他还在感伤时,司机一个急刹车,他的头狠狠地撞上了一个同样硬邦邦的东西,痛得他差点叫出声。
“哎呀!”
浮生这才抬起眼,四下寻找着那个撞疼自己的罪魁祸首。
柳叶揉着额头,抬起眼,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对不起,撞到你了吗?”
浮生摇摇头:“是我撞到你了。”
柳叶正想说些什么,浮生突然变戏法似的从包里掏出一小瓶红花油,伸手递了过去,用非常霸道总裁(自认为)的语气道:“拿着。”
“?????”
“别问我为什么会有这个,顺手带的,并不是特地买给你。”
“…………”
柳叶看着那瓶红花油陷入了沉思。思前想后,他还是决定打开手机,点开了倚天的头像。
柳叶飞絮:倚天啊
柳叶飞絮:你觉不觉得浮生最近好像怪怪的……
倚天锋芒:????
替倚天接收信息的屠龙再一次很不争气地喷了一地的零食渣子,并且成功地吵醒了倚天。
趁着倚天还没有一巴掌往他脸上盖过去,屠龙眼疾手快地将手机伸到他眼前,示意他自己看。
倚天嘴角抽搐,手机滑了下来。
老天有眼,浮生追了他这么久,这门亲事总算是有点眉目了。两人老泪纵横,只差仰天长啸一番再相拥而泣。
看着对面两人跟抽风似的,曦月一脸好奇地凑了过去看了几眼,然后很给面子地没有笑出声。

想当年曦月阅人无数,终有一日浪子回头下定决心怒追学生会镇会之宝孤剑,也是跟浮生一样屡追屡败。不过前者是因为对象太高冷难追,后者是因为对象恋爱脑回路直接断线。偏偏孤剑不知道是哪只眼睛瞎了还是被爱情冲昏了头脑有点抽风,选了柳叶当情感垃圾桶,并直接导致他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陷入了怀疑人生的状态。
那会儿曦孤才刚刚有些爱情的苗头,孤剑思来想去纠结甚久,找到了柳叶。
“那个,你说,曦月他对我的态度是不是有些怪怪的?”孤剑难得羞涩了一会,低着头有些语无伦次,“就像你发小倚天和屠龙那样……”
柳叶一脸诚恳:“如果换成是我的话,我觉得他可能……”
“?”
“有事想求你。”
“?????”
隔天中午放学,孤剑“登登登”一路小跑到曦月他们班,不由分说直接堵在门口,摆明了一副“放学别走我有茶请你喝”的样子。曦月那个乐啊,却还是强压住内心的喜悦,十分温柔地替孤剑顺了顺被风吹乱的鬓角:“怎么了?”
孤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死死的盯着曦月的眼睛看,表情看起来像壮士赴死:“我问你………”
“?”
“你是不是有事想求我?”
曦月一口老血憋在喉咙里,呛得自己半死。

“哎呀卧槽,这傻小子终于看出些端倪来了,倚天你说说,这不是质的飞跃是什么!”屠龙感慨道。
曦月摇摇头:“我劝你别高兴太早了,真的,毕竟我以前被他坑过。”
倚天没答话,手指飞快地在手机键盘上敲击着,回复柳叶。
倚天锋芒:你看出来啥了?
柳叶飞絮:我就是觉得他最近好像莫名地对我很好,三天两头跟我在图书馆啊咖啡屋这些他以前不去的地方偶遇,经常会在我需要的时候给我那些我需要的东西什么的,我有点拿不准主意……
倚天锋芒:那你现在知道他脑子里想什么了吗?
屠龙和曦月凑过来,屏住呼吸,等待着柳叶的回复。
没半分钟,柳叶的回复就来了。
柳叶飞絮:我觉得,他可能是有事想求我
这一次,曦月很不给面子地笑出了声。
至于浮生总觉得曦月看他的眼神带着一种怜悯,那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当然,这并不妨碍浮生在看到柳叶接受了他的红花油之后有多高兴,毕竟这瓶东西都老老实实在他包里待了大半年了,直到今天才终于有了用武之地。
柳叶在做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后,还是很温柔地没有把那瓶红花油过期的事实告诉他。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是吧,在众人抵达了比赛地点后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这句话的真正含义。
“校长,我们m大好穷……”
玄铁咳嗽两声,自己也觉着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只好强行圆话好掩饰一下自己的尴尬:“人家好歹也是比赛地点,你看看周围的一些建筑都这么新,估计是今年争取到了名额翻新了一下………”
神雕斜睨他一眼,一脸讥讽地道出了事情真相:“得了,你唬他们有啥用呢,老武已经代表学校争取到了下一年比赛地点的名额,不知校长您老对学校翻新工程有何高见?”
玄铁二话不说,上前给了他一脚。
玉箫脸皮薄,看见周围的队伍都一脸严肃正儿八经的模样,就他们闹哄哄的带队老师还为老不尊带头插科打诨,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正欲开口训斥几句,转眼就瞥见其他队里一些胆子大的女生已经跑过来跟自家队里的男生要微信了。
“年轻真好啊,想当年我在大学里也是个万人迷千人追………”杨家枪一脸怀念地开始叨逼起自己大学时的恋爱故事,青光昏昏欲睡,很不给面子的打了个哈欠。

检录完后就到了抽签。按之前的分组,每个组都要找一个人去代表抽签。m大一群崽子直接就炸了,纷纷开始七嘴八舌地讨论着该让谁去,最后还是倚天、拂尘、归一亮出了满屏的ssr勇夺抽签人名额。(此处应有掌声)
个鬼哦,倚天gg了。
“来来来,看看咱们抽到了啥?”杨家枪说着就把头凑过去,只一看,立马变了脸色。
倚天抽到的是x大。
“我去这不科学,倚天你不是一向欧气满满的吗!”
“怕不是抽出了一堆假的ssr。”
“我记得你前天才帮我出了一张白起的新年限定啊!”
“woc你还玩恋与?!”
x大和m大打从十年前就是宿敌了,两所学校从生源到各种各样不论大小的比赛都得争,在比赛中硬碰硬的正面硬肛也是精彩的不行。更遑论听说那儿有个姓包的美女教授还是杨家枪的初恋。
但其实没多少人知道,那个美女教授正好是浮生他妈。这也是为啥当年浮生都要被开除了还能悠哉悠哉地过日子,就算被开除了他还有他妈撑腰,他怕啥?但是他最终没有被开除除了柳叶的求情还有没有其他的成分那就不得而知了,毕竟关于那个传言他还是或多或少知道一些。
站上台的一瞬间就没人在吐槽倚天手臭了,所有人都死气沉沉地盯着对面同样死气沉沉的人,气氛紧张的让台下的观众大气不敢出,生怕多说一句台上的人就会打起来。
台下的指导老师们倒是丝毫不在意,反而其乐融融地磕起了瓜子,畅谈着队伍里各式各样的八卦,比如台上那个谁谁谁和你们队里哪个人是情敌,昨天我们队里有个汉子被甩了诸如此类。期间包怜还抬起头,冲着浮生wink了一下下:“儿子加油,妈妈爱你哟~”
我勒个去!都这时候了妈您能别添乱吗你未来儿媳妇还在这儿呢!
包怜半点没自觉,反而还用手肘捅了捅玉箫:“诶,站我儿……那个站最左数第三个的孩子叫什么,看起来似乎不错?”
“…………他叫柳叶。”
比赛开始了。
前面几题都是些傻子才答不出来的常识题,靠着手速和表现欲,浮生一口气替自己队争了六七分,玉箫还没来得及叫好,旁边的包怜率先鼓起了掌,笑容灿烂。
………这不是我妈,真的。
管她是谁妈呢,浮生要是装逼起来他自己都怕。但随着比赛到了第二个环节,浮生逐渐发现,对面那个死鱼眼有点实在是不对劲。
解题速度很快,装得一手好逼,这是浮生对他的第一印象。但是他看向浮生的那个眼神……
我抢他女朋友了吗?
“解题时间到,下面请选手开始抢答!”
几乎是同时,浮生和死鱼眼按下了按钮。
“看来两边选手都非常快啊,那么屏幕上显示的时间……哎呀真是可惜,x大比m大差了0.2秒,那么请m大选手作答!”
主持人装模作样地摆出一副十分可惜的模样,夸张的语气听了让人感到十分不适。不过浮生可没那么多顾虑,他现在都把心思放在了怎么对付死鱼眼这方面上。
“答案是3。”
“回答正确!恭喜m大再夺一分!目前m大以5分的优势领先!下面将有十分钟的中场休息………”

“喂,对面那个死鱼眼怎么老盯着你看,是不是你抢了人家女朋友?”屠龙喝了口水,指指人家道,“他答题的时候好像也在针对你啊……”
“追我的人那么多,我怎么知道他女朋友是哪位高人?”浮生没好气地回答道,说着在心里暗戳戳地给死鱼眼比了个巨大的中指。
“我记得上个学年他跟着他们外联部来过我们学校做学习交流,那时还是我和秋水学长去做的接待。”柳叶没头没脑地接了一句话,满脸的漫不经心。
话音刚落,浮生已经一口水喷了出去。谢天谢地,多亏了柳叶,他终于想起这哥们儿是谁了。
那时他和柳叶还没分,对柳叶身边的人自然也是提防多于接触。当年这个死鱼眼来m大作交流时曾经疯狂地追求过柳叶,隔三差五约吃饭,发来的短信也暧昧不清。幸好柳叶这孩子看不懂,还傻乎乎地把手机递过来给自己问这是啥意思,浮生登时表演兴致大发,在他们要转身回x大的那天当着死鱼眼的面冲着柳叶的脸就是一个超大的吧唧,那两张同样的黑脸慢慢重叠在一起,他估计也是记仇记到了现在。
当然,记起来的也不止他一个,浮生再转过头往x大那个方向看时,死鱼眼的眼神看着比啥都渗人,导致浮生头一次觉着他小舅子和老丈人的臭脸是如此地和蔼可亲。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不知道哪个开关被触发了,浮生捏扁了手中喝空的矿泉水瓶,往垃圾桶里一扔,浑身上下充满了一种蜜汁抛瓦。
“那个死鱼眼,我来对付。”
“你确定吗?”孤剑面无表情。
“确定!”浮生眼里闪着坚定的光。
孤剑叹了口气,把手里的计算纸扔给浮生:“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要求驳回,因为柳叶也想和他正面硬肛。”
柳叶回过头来,冲着浮生很腼腆地笑笑。
杨家枪实在是憋不住了,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说柳叶实诚没心眼,这话确实不假。可再怎么没恋爱脑,他归根结底还是m大里不可多得的一枚学霸,几番较量后总算是没辜负大家的期望。唯一失了一分还是因为对面一个萌妹子已经因为抢答不了快哭出来了,心一软,这一分便拱手相让。可对面的死鱼眼也不是省油的灯,脑袋跟装了马达似的运作贼快,这边厢九曲还没解出方程,那边厢已经抢答了,并且正确率极高,凭着他一人,竟然硬生生把比分扳回平手。
“比赛即将进入最后一回合,下面两队各有五分钟的调整时间。”
第二回合结束,两边持平。
九曲咬着下唇:“抱歉,我尽力了……”
杨家枪伸出手狠狠地把那头柔软的头发揉成了一个新时代非主流鸟窝造型,哈哈一笑:“多大点事,小伙子加油,咱们都特别看好你!”
孤剑也点点头,顺手给予了九曲以老乡的关怀:“只要多留点心眼,那个死鱼眼不成问题。”
“就是,能有啥,大不了咱们叫圣火去色诱他,就不信他不上钩!”
“屠龙小弟你有毒啊,他长这么丑我才不要咧!”
话音刚落,死鱼眼打了个喷嚏,把大家都吓了一跳。
“背后说人坏话是很不好的。”柳叶一脸诚恳地说。
玉箫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及时截止住了众人越跑越偏的话头:“我告诉你们,很快就要到最后一题了,这道压轴题,很难。”
“难?难到什么程度?”
杨家枪沉吟了一会儿,和玉箫互换一个眼神,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很不忍心地回答道:“实不相瞒,上一年的压轴题我们俩都不会做,最后是你们真武副校和青光主任花了四个多小时才算出了正确答案。”
“而且据可靠消息称,今年的压轴题会比上一年的更难。”
在满场的抽气声中,倚天强行忍住了骂街的冲动,开口问道:“那上一年有人解出来了吗……?”
“有的。”玉箫一脸严肃,“是x大的,我问了包教授,据说是死鱼眼他哥。”
登时,全场寂静。
“所以,大家认为我们需不需要做一些战术性的调整?”孤剑打开成员名册,摊在众人面前,“我觉得圣火和九曲的岗位换一下,圣火解题,九曲抢答。”
“我认为可以。”九曲点点头,顺着孤剑提议慢慢分析道,“我的知识范围比较广,但是研究并没有圣火来的深入,术业有专攻,换成圣火去解题的话可能比我来得更有效率。”
众人都点点头,纷纷举手表示赞成。玉箫又发话道:“浮生,你也和屠龙换个位置。”
突然被点名的两人一下子懵了。
浮生一脸便秘:“为啥啊,我在前线干仗干得好好的你一下子把我调到二线当援助???”
玉箫抬手给了他一个暴栗:“干仗干仗干啥仗,就你那语速,估计被人家打成蜂窝煤了你那二营长的意大利炮还没上膛!”说完又回头瞪一眼背过身去偷偷笑的屠龙,没好气地拧了一把他耳朵:“你别笑,把你调到前线去也别那么狂,当心擦枪走火一炮轰死你二营长!”
“你哪来那么多骚话。”杨家枪笑骂道,又一挥大手,“你们也甭太紧张了,他哥厉害又不是他厉害,尽管放手去干,输了也不丢人!”
最后一回合,众人上场。
题目一发下来,解题组的几个手都已经开始出汗了。孤剑简单的扫了一眼,然后所有人有生以来第一次听到他爆了句粗。
题纸上,密密麻麻写满了英文。
满场哗然。杨家枪心里咯噔一下,这一次解题大赛以理科为主,所以他们学校也只挑了擅长理科的学生来参赛,虽说对英语也没有到一窍不通的地步,可绝对算不上优势,甚至还可能因为这个节骨眼上被人反超一把,他心想这帮臭小子题都看不懂还解个啥,抓耳挠腮之际,x大那边突然摁下了灯。
“卧槽这么快!我题都没看完!”
“你看得懂么你?”
“x大这是………”
x大那边的队长深深吸了一口气,拿起话筒,转过头一脸苦大仇深地死死盯着评委,一字一顿道:
“我要抗议。”
“?????”
下一秒,圣火令就感觉对面十几双眼睛死死地盯着他看。
完了,八成要被集火。
“对面有外国人,对我们不公平!”
对吼,我们还有圣火!
想当年他刚到此地人生地不熟,听不懂中文便只好靠着恶补英语来勉强与大家完成一些必要的交流,还一度在众人面前造成了一种这人十分高冷的假象。不过幸亏大家在交流过程中也教会了他一些中文,现在的交流沟通是没问题了,可也使众人看透了他的逗比属性。当然,也间接导致了他现在非常想打人。
圣火令:??????
圣火令:你看着我的眼睛再说一遍?????
圣火令:老子特么来自波斯谢谢,我不是美国大汉也不是英国绅士谢谢,麻烦你把波斯俩字抄五百遍再从后门滚出去谢谢。
老子委屈,老子就要逼逼。
主持人和台下的评委全愣住了。这比赛举办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抗议。这下子所有人都犯了难,只好翻开选手花名册,一个一个地查询着选手个人信息。
“那个,经过一番查询,我们发现这位选手的国籍并非母语为英语的国家。所以抗议无效。”
话音刚落,m大的一群人集体松了口气,回过头一看,却发现x大那边队里的几个女生比他们还高兴,纷纷击掌庆祝:“我就说嘛,抗议帅哥是没有好下场哒!”“是啊是啊,真的好帅啊~~~”
看着x大队长那张抽搐的脸,所有人都亲身体会到了什么叫长得好看真的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有了这么个提示,众人正楼,赶紧抓住了这个差点被他们忘掉的茬,把题纸赶紧递过去给圣火令。圣火令翻了个乒乓球大小的白眼,却还是被迫屈服在众人的淫威之下,尽心尽力当起了临时翻译。
有圣火在,题也总算是翻译过来了。可是现在众人面临着一个更大的困难:看懂了,不会做。
是的,不会做。
“我日啊……”
“哪位老兄有个大概思路吗?”
“有我们还要搁这儿大眼瞪小眼啊?”
“不管这么多了我们先做条辅……等等这题的图还要我们自己画???”
“柳叶你不是学过美术的吗会不会徒手画圆这种黑科技啊?”
“我……………”
估计实在是看不下去圣火的灵魂画技,柳叶还是乖乖接过了笔。有了图实在是清晰不少,可是看着看着,浮生似乎又瞅出了什么东西。
这图咋这么眼熟………?
等等,这图我好像研究过!
快想起来快想起来………怎么做来着……
浮生四处环顾,左瞅右瞅,就是瞅不出个所以然。眼见着脑细胞都死得差不多了,他突然虎躯一震,想到了。
这他妈不是包怜的包上的图案么。
几个月前包怜刚买回家,浮生毫不犹豫地表达了自己的嫌弃。包怜一脸不屑:“要是我拿这图出题,你会吗?”
浮生笑笑,还真答应了。
然后他花了三天时间也没解出来。
包怜毫不犹豫地表达了自己的不屑,并一脸怜悯地将写着答案的纸拍到了他脸上。
妈,你可算是没给我帮倒忙了。
然而这题已经是几个月前做的了,浮生还真没把握能做对,眼下只能巡着记忆努力回忆起一点思路。看着众人的手还不断地在纸上添加着一些辅助线,浮生有点烦躁。
没法子了,索性自暴自弃,先看几眼柳叶饱饱眼福才有力气做题。
思绪又不免飘回他们撸串的那个晚上,柳叶可是教他做题教了………
等等?
“这题没那么复杂的,过点a做bc垂线就可以了…………”
垂线!

“组长,麻烦你把题纸给我一下!”
孤剑一愣,赶忙把题纸往他手里塞了过去。浮生迟疑了一下,还是拿过橡皮擦去了之前他们画的辅助线,歪歪扭扭地连了一条“垂线”,还很厚脸皮地加上了一个直角符号。
“好丑。”孤剑面无表情地评论。
“先别急着吐槽……”浮生看了几眼自己也觉着有点对不起观众,只好把题纸交给柳叶改。
平复了心情,浮生深吸了一口气,环顾四周:“诸君,我有话要说。”
“我好像有大概思路了。”
“啊!”一旁画好图的柳叶也突然惊呼出声,“这道题好像并不是很难,只是我们都没想出最好的解决方案。”
“既然有了思路,那就快点。”倚天指指手表,提醒道,“还剩十分钟的时间,对面似乎差不多做完了。”
孤剑丢了一沓计算纸过去,和柳叶开始着手解方程。
台下,玉箫和杨家枪都偷偷地替他们捏了一把汗。包怜却是一副完全不紧张的模样,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笑吟吟地看着那群斗志十足的小伙子们。
她看到这道题目的时候就笑意不减,她自然是记得的。可是,其实她没告诉浮生,这道题一共有两种解法。自然,包怜也并非偏爱儿子,这道题她还专门拿去给了死鱼眼做,当然也是同样的的解法,同样的,死鱼眼也和浮生一样,天真地认为这道题只有一种思路。
她倒还真想看看这群小子能不能解出来。
包怜把鬓边垂下来的一缕发撩至耳后,回过头去,看着杨家枪笑笑:“老杨,你们那边的行不行?”
“你放心,不行我请撸串。”杨家枪不甘示弱地回嘴道。
“得了吧,一边去,请了十年了都没请过。”
包怜撇撇嘴,目光投向了台上的柳叶。
嗯,眼光不错嘛。
她这么想着,露出了后妈般慈祥的微笑。

与此同时,m大的答案也出来了。
“解出来了。”孤剑擦了一把额头上因为头发太长闷出来的汗,把答案挑出来递给众人,“应该是2。”
“时间到。”
主持人接过评委手中的答案,照例对选手们寒暄几句官腔后,终于把话题绕回了题上。
“下面请两队各派代表将答案写于白板上。”
“现在最麻烦的就是这道题有不止一个答案。”九曲皱起眉头,再次把目光扫向题目的图,“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道题可能不止一种解法。”
“而且有可能x大那边已经做出来了。”屠龙难的敛了那副老是挂在脸上的不耐烦的表情,手指在下巴底下轻轻摩挲着,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
倚天叹了口气,他清楚现在是什么局面,可他还是毫无思路。写出了一种解法对于他们来说就已经是接近极限的存在了,前面过多的计算和各种高强度的脑力劳动让他身心疲惫,他根本分不出精力再去做过多的思考。
“我只希望两边的答案能一样,不至于让局面太难收手。”倚天这么说着,默默垂下眼帘,“我们现在或许只能寄希望于加时赛,除非答案是错的。”
主持人并不考虑这些,依旧毕恭毕敬地扮演着自己的角色,在适当的时间说出适当的台词。
“请两边代表亮出答案。”
孤剑深吸一口气,把小白板翻了个面。
两块白板反射出来的光重叠在一起,分别亮瞎了两队人的眼。
白板黑字,两个2。

场下的观众全都沸腾了,场面一度白热化,表面上风平浪静的舞台早已经弥漫着一股浓烈的火药味。
台下的包怜再也不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慵懒模样了,她满脸严肃,脸色并不好看。
人人都知道,x大和m大向来不是什么关系好的兄弟学校,每次在这种比赛中非要拼个你死我活才肯罢休。加时赛这东西,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过于陌生了。可是这一届的小年轻们实在是有些超乎意料,不是实力,而是那股子骨子里头散发出来的好战的味道,看着就让人心头一热。
“非常遗憾,答案错误。”
错误?!
所有人都愣住了。除了浮生。
不对劲,实在是不对劲。
“由于两方答案相同,所以下面将会再进行二十分钟的加时赛。计时开始,请各位选手继续作答!”

柳叶拾起图纸,一步一步地慢慢检查着解题过程中是否有漏洞,然而x大同样的答案早就把这个可能性毁得渣都不剩了,他也并不认为浮生会出错。
“思路和答案都没问题……”
“那么,就是说这道题绝对不止一个答案。”
浮生道:“实不相瞒,我现在的能力只能做出一种解法,但是……”他顿了顿,才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我不认为我的答案是错误的,我认为最根本的原因………”
“在题目身上。”
屠龙皱起眉头:“什么意思,你是说圣火翻译错误还是题目出了毛病。”
“题目。”浮生把题纸拍在众人面前,“仔细看看就会发现,题目出现了很大的歧义。”
“也就是说………”
“这题的图,还有另一种画法。”
霎时间,各种各样的视线投向了柳叶。

我回来啦!
因为太长了所以只好截一半放上来,希望不会造成任何食用不愉快qwq

评论(21)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