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枫

春景映雨竹倾绿,秋寒过叶枫染红

【浮柳】醒醒,前男友不是这么撩的(三)

*很水的第三章终于难产出来了,因为住校而且已经初三了,所以一个星期只有星期六星期天能码字,本来打算写得粗长一些,这么短小真的很不好意思(土下座)以后有时间的话我会修改
*本章有看不出来的曦孤和古墓双花(我站拂尘师兄攻(逃走))


对于浮生的突然到访,无剑跟浮生那个掰着指头数日子一脸性冷淡的小舅子一样,一点也不惊讶。
“咋?被我哥坑死了啊?”无剑搅拌着盛在精致陶瓷杯里的奶茶,面无表情,浮生却硬生生读出了一种幸灾乐祸。
“别跟我提他,我现在很想骂娘。”浮生咬牙切齿,表情狰狞得让无剑特别想把手里的奶茶泼到他脸上去。
无剑稳了稳,勉强喝了一口奶茶来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咳嗽两声,jia zhuang开门见山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话在前头,我先讲句不好听的,柳叶儿是我的朋友,也是我很敬重的学长。诚然,你是我哥的室友,而且我对你们俩以前的事情也不想过多追究,但是这不代表我一定就能放得下我对你的隔阂……”
“少装逼,说人话。”
“我帮你当僚机你是不是得拿东西来交换。”
“…………”
妈的,认识你这么多年,我可算是找到你跟你哥之间的相似点了。
浮生沉默了。

无剑见他不说话,挑挑眉,正打算开启欠打模式嘲讽浮生几句,就听见浮生叹了口气。
“没想到这天到得这么快。”浮生说着,从口袋里摸索着掏出手机,推到无剑面前,“本来这个手机里的东西只有我和归一有,看来这个秘密是该多一个人知道了。”
无剑接过手机,满脸疑惑地打开相册。
妈耶,一堆小视频。
“我靠大兄弟你不至于吧,不想给钱就直说啦我又不是不帮你,你至于出来跟我卖片吗?”
“想什么呢!这可不是一般东西!”
无剑看着浮生那副神秘兮兮又十分阴湿的表情,忍不住来了兴致:“这是啥?”
“这些都是木剑洗澡时唱歌的黑历史。”
“…………………”
无剑一脸严肃地握住了浮生的手:“成交。”

“首先呢,我觉得你应该先跟你未来那两个小舅子打好关系。”无剑一改以往吊儿郎当的模样,表情严肃地开始了她的车速分析,“其次就是你老丈人。但是现在看起来上述两种方式都不可取,你反省。”
浮生:“……………”
无剑见他不说话,十分风骚地撩了撩头发,丢给浮生几张资料。
“我建议你先去拜个师。”
“???”
“人我都给你物色好了!你看看人家……”无剑拿了支笔,开始在纸上圈圈点点,“你看,我觉得刚系那儿的男孩子都挺不错的。先不说圣火令那个撩妹圣手,就看齐眉学长,人送外号情话棍,你应该去跟人家学一下怎么写情书;再看白扇,人家还会变魔术,啪一下给你整束玫瑰花出来,多浪漫啊;还有你们外联部的副部长秋水你应该认识吧,人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年年都在m大想嫁排行榜前五………”
“你确定这个有用?”浮生半信半疑地翻了翻手里的资料,产生了一种自己是个正在查人家底细的卧底的错觉。“感觉有点不太靠谱……”
“那你是宁愿信我哥还是信他们?”
“我他妈……………”
“看刚系不顺眼是吧!”无剑唰唰唰又掏出几张资料,一把拍在浮生面前,“那你看看你们系里的,首先撩妹高手我强推曦月!人家可是连咱们镇会之宝孤剑副主席都泡到了,柳叶儿那个傻白甜分分钟的事!还有绿竹,做菜超好吃,柳叶儿都喜欢,你去学学人家怎么抓住柳叶儿胃……”
???
柳叶喜欢吃他做的饭???
这他妈四舍五入一下不就等同于柳叶喜欢他了吗???
很好,我记住你了。
在一旁滔滔不绝的无剑压根没想到,一恋爱起来智商为负数的浮生还没来得及拜师就先把人家拉进了情敌的黑名单里。
算了不理他,待会儿老师还要叫我去会议室集中准备比赛…………


倚天理了理手里的一大摞试题,取出两沓后分别递给孤剑和柳叶。
“我们学校这次受邀参加全国大学生解题大赛,我们几个都在名单里,所以玉箫老师叫我把你们留下来,给你们多加点练习。”倚天说着,环顾会议室一圈,“银针呢,他没来?”
柳叶刀温柔地笑笑:“银针说他要和拂尘学长一起,申请换组啦。”
提前拿到试题的屠龙又开始模仿起了邓布利多摇头三倍速:“现在的人啊,一有了对象就急着恩恩爱爱卿卿我我,哪像我和倚天……”
一旁已经开始刷题的九曲闻言,微不可见地挑了挑眉。
“你就闭嘴吧,谁不知道你俩从小一块儿长大,你俩都老夫老妻了还搞人家小年轻那套要不要脸?”圣火令吧唧吧唧啃着苹果,报复似的把嘴里的渣子喷了屠龙一身,“话说回来,银针走了我们组谁替代他啊?”
“我问问。”
话音刚落,倚天的眼皮就跳了跳,直觉告诉他,肯定没好事发生。
果不其然,冰魄的回复里大大地出现了他最不想看到的两个字。
倚天锋芒:………你名字怎么回事
拂尘家的小娇妻:师兄改的呗……
倚天锋芒:不提这个,你跟谁换了?
拂尘家的小娇妻:浮生
伴随着屠龙一声大大的“卧槽”,得,曹操来了。
“我来迟了………吗………?”

现在的会议室里,充斥着尴尬的气氛。
洞悉一切的吃瓜群众圣火令打了个哈哈,很不怕死地当起了缓解气氛第一人。他主动无视了浑身冒黑气的屠倚夫夫和笑容凝固在脸上的柳叶,假装非常自然地向浮生打招呼:“哎呀你来啦,快点过来拿试题,待会儿玉箫老师和杨教授就来……了……”
卧槽。
杨教授。
柳叶:?????
恍惚间,浮生想起了今天早上无剑的分析:首先是小舅子,其次再是老丈人,但现在两种方式都不可取,你反省。
小舅子和老丈人都来了,今天怕是不能活着回去了。你反省。
浮生在心里画着十字架,顺便把自己播放器里的歌换成了大悲咒。
倚天一言不发,冷着脸递给浮生一沓试题,拉起屠龙坐得远远的,连个眼神都没分给他。
浮生:………………
孤剑和九曲是老乡,两个人没多说话就坐一块儿去了。至于圣火令,一会儿跟屠龙拌嘴,一会儿跟柳叶开玩笑,有时候兴起了还抽空去撩一下隔壁九曲美人儿,可他手下解题的速度倒是一点不减,浮生凑过去一看,不得了,还他妈都是全对。
“柳叶儿你过来这儿坐吧,跟我俩一块儿。”屠龙凭着自己发小的身份,非常自然地把柳叶拉到了自己身边,同时还不忘甩浮生一个眼刀,摆明要告诉浮生离我发小远点,就差没在脸上写着“滚蛋”俩字了。
两个小舅子都在这,待会儿老丈人也要来,浮生还真不敢像前几次在图书馆那样乱来,只能接了这个眼刀,老大不情愿地开始动笔,同时还不忘偷偷瞄上柳叶几眼,饱饱眼福。
“啊,不用了,我去那边。”
柳叶笑眼盈盈,回了一句话,自己收拾收拾手里的草稿纸,朝着另一边走去,在屠龙惊异的眼光下,坐到了浮生的…………
隔壁的孤剑那儿。
屠龙一口水喷了出去,憋笑憋得满脸通红。
浮生登时想一头撞死在桌子上。
但这群人终归是m大里最牛逼的学霸,刷起题一点儿不含糊,除了圣火令偶尔闹腾点,再有就是屠龙和浮生为了一道题的答案争得面红耳赤,偌大的会议室里,瞬间只剩下了笔尖在纸上写写画画的声音。
正当浮生在为一道几何题冥思苦想时,头顶上突然传来了一个温柔的声音:“你这题不会吗?”
一抬头,一张眉眼清秀的脸就映入眼帘,偏偏嘴角还勾着一抹温软的笑,比阳春三月的杨柳还要迷人。
看得小少爷入了神。
柳叶兀自从浮生手里拿过铅笔,在那副被浮生画的乱七八糟的图里加上了一条辅助线:“不用这么复杂的,你看,过点a作cd垂线就好了。”
小少爷哪听到得到这些,只是简单地“嗯”了一声,就忍不住继续盯着柳叶看了。
于是杨家枪一进门,就看见自家的乖小子正伏在桌上替某个渣男讲题,而且那个渣男的眼睛还不停地在柳叶身上乱飘,四舍五入一下就等于你那啥啥了。杨家枪登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迈开大长腿三步并作两步一秒就跨到了柳叶旁边:“柳叶儿哪题不会啊,我来教你啊!”
他咬牙切齿,眼神就差在浮生头上开出一个洞了,浮生的冷汗哗啦一声就浸湿了白衬衫,比壶口瀑布还壮观。
柳叶也是真天然呆,傻傻地朝杨家枪笑一笑,好死不死说了句“没事啊我跟浮生同学讨论一下就好了爸你去教教屠龙和倚天他们吧”,然后就继续低下头去,拿着笔在纸上圈圈点点,一脸认真地给浮生讲题。浮生也不好意思再盯着人家看了,毕竟老丈人在这儿他也没那个胆去造次,只得敛了心思,好好听柳叶说话。
杨家枪脸黑的跟锅底一样,首先是在心里唱了一句“吾儿叛逆伤透我的心”,然后一边琢磨着怎么弄死浮生,一边转去孤剑那儿晃悠了。
眼见着杨家枪走了,柳叶这才舒了口气,修长的手指在试题纸里掀了掀,抽出一份三角函数。
“我这题也不太懂,你能不能帮我看看?”
浮生一下子就跟打了鸡血似的,一把抓过铅笔就开始在纸上唰唰唰地开始表演,他一口气写了三种解法,看得柳叶目瞪口呆。恰逢玉箫路过,直接给了浮生一个看智障的眼神。
“哇好厉害。”柳叶赞叹道,同时手下也在勤快地做着笔记。浮生瞬间表现欲超强,一口气肝爆了所有试题,并且两眼放光,仿佛一个大号手电筒。杨家枪嘴角抽搐,差点没拿手里的试卷一巴掌全糊他脸上。
“卧槽困死我了……”圣火令趴桌子上,眼睛时不时就往浮柳二人那边瞅。“他这是在干嘛,我觉得你发小都快被他周围的粉色泡泡给淹死了。”
屠龙冷哼一声:“总有一天我要好好让他感受一下什么叫做小舅子的关怀。”
倚天睨了他一眼,又看看杨家枪那狰狞扭曲的脸,摇摇头:“我觉得,有杨叔教他怎么做人就已经够了。”
“这又叫啥?来自老丈人父亲的慈祥?”
“……………”

等所有人做完试题,十二点半都已经过去了。一群人饿得前胸贴后背,大眼瞪小眼地盘算着宵夜的着落。杨家枪闻言,十分豪爽地大手一挥:走,我带你们撸串去!话音刚落,学校大门就给关了。
“………………”
于是现在大家看着这堵历史悠久的墙,面面相觑。
“老杨,我看这不行啊。”玉箫沉吟片刻,艰难开口,“咱俩都是人民教师,这样做有损体面吧……”
杨家枪给了玉箫一肘子,一脸的不屑:“老箫你也忒怂了,赶紧的吧,老铁和老武都在外头接应呢。”
“老雕呢,他不来?”
“得了吧,他这会儿还在和青光还有c组那群小崽子吃外卖呢!”
屠龙一听就乐了,手脚利索地爬上了墙顶,往外头一望:“哎哟,我瞅见老爷子了,倚天你赶紧的,咱俩去宰他一顿!”说着就伸出手,把倚天拉了上来,两个人一翻就没了影儿。
杨家枪哈哈大笑,一边说着“不愧是我自小就看着长大的真他妈有我风范”,一边三两下就登了上去,还顺带着招呼上了玉箫一块儿。他年纪大,可他喜欢健身,身手还真挺不错。玉箫一脸的恨铁不成钢,然后麻利地跟上了杨家枪的步伐翻了过去,隔老远都能听见他和外头接应的玄铁和真武拌嘴。
九曲和孤剑两个都是正经人士,奈何按耐不住内心深处想要造反的欲望,再加上本来都是行动派,这会儿早就紧跟大队的热潮翻出去浪了。浮生向来是个不甘示弱的主,刚想登上去,就被一个手拽住了衣角。
“???”
“那个……我有点恐高………”柳叶垂着头,有些不好意思。跟倚天屠龙不同,他打小就是个乖宝宝,别的男孩子上树掏鸟蛋瞎疯,他自个儿坐树底下看书;每次屠龙和倚天趁着老爸不在家翻墙出去买零食,他自个儿回房里安安静静写作业。翻墙这事,他长这么大还真是第一次干。他有些局促不安,生怕下一秒浮生就跳上去直接把他一个人落在原地了。
浮生闻言,还真下一秒就跳上去了,不过他倒是没忘了柳叶,站在墙顶上,朝柳叶挤眉弄眼。
“你这是………”
浮生的表情里带着他从未见过的狡黠,仿佛一个稚气未脱十三四岁的小男孩,那双眼睛在月光的照耀下,闪着亮晶晶的好看的光。
“抓着我的手,上来。”他笑着伸出手,堪堪擦过柳叶的发顶,“这墙不算高,你不用怕的。”
一瞬间,柳叶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竟然真的把手放在了浮生的手心里,浮生轻轻一拉,他很轻巧地就站上了墙顶。
浮生的手心热热的,闷的柳叶的手出了汗,可柳叶不单是觉得自己的手热,好像整个人都热了起来,凉丝丝的晚风吹在脸上,却仍然驱散不开那一层暖意。
“我先下去,待会儿你再跳下来,我在下面接着你。”
柳叶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浮生已经从墙上纵身一跃,稳稳当当地落到了地上,朝着柳叶大开双臂:“快点啦,他们好像在催了!”
看着浮生的模样,柳叶忽然什么都不怕了。
他笑了,眉眼舒展得很开,夜色把他的脸庞晕染得模糊起来,比墙头的那轮月色还要温柔几分。
他说:“好。”
他的动作带动了周围的空气,晚风吹起,那一头柔顺的发丝似乎已经微微地触到了浮生的脸颊。
浮生呼吸一滞,身体已经比大脑更先一步动作起来,他上前一步,等待着柳叶……
落到了杨家枪的怀里。

卧槽,都这种时候了老丈人您能别突然出来煞风景吗!
呵,想吃我儿子豆腐?没这么简单!

柳叶睁开眼,没看到浮生那张英俊的脸庞,取而代之的,是杨家枪。
“我勒个去,柳叶儿你怎么就直接跳下来啦,很危险的知不知道,要不是爹来的早你估计这条腿就不用要了……”杨家枪絮絮叨叨,把这幅本该是极其浪漫的画面变的瞬间接地气起来,偏偏还让人找不出半点违和感,看得浮生在一旁脸一阵青一阵白,却硬是憋不出半句话。
妈的,真是人生如戏。
柳叶这会儿好像有点腿软,听了杨家枪的话也只是点点头,随即转过身,冲浮生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谢谢你。”
啊,春天的感觉。
一路上,浮生身边飘满了粉色的小花花。

到了烧烤店,玄铁和真武领着b组一群崽子坐在那儿,看着跟包场似的,不知道的都以为是黑社会老大带着小弟们洗劫了这个小店。一瞬间,杨家枪感觉自己像是跑来踢馆了。
玄铁听后,嗤之以鼻:“就你那架势,这哪能叫踢馆,说你是领导下乡视察村里困难户还差不多!”杨家枪一巴掌盖在玄铁头上,说滚你妈的,我要是下乡扶贫那你岂不就是出来迎接我的村支书?不知道是谁嘴贱回了句那真武副校就是居委会主任了,听得真武一口茶呛进了喉咙里,咳得满脸通红。
“学生们都在这儿呢,能不能注意点形象。”玉箫一脸鄙夷地表达了对杨家枪和玄铁两人的唾弃,下一秒回过头,中气十足地对着正在忙活着的大叔喊了句“老板给俩羊肉串,再上五听啤酒”。老板擦擦额头上的汗,一脸憨厚地应了声“好”,就开始捣鼓了。
学生们也没闲着,各自找了座位坐下来就开始划拳喝酒。老师们也没去管,随便叮嘱几句就敞开了胃继续吃。人前严肃正经的教授难得能脱下西装换上人字拖出来浪,自然是放飞自我,尤其是玄铁,后来还跑过去凑热闹,一连喝倒了好几个小年轻,小崽子们没过几招就摇着白旗求救了。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滴酒不沾的,自行离开了大众就跑去听真武煲鸡汤了。一个小小的店面,瞬间就热闹了起来。
“今天随便吃,老铁叔请客!”
“我靠老杨你不厚道,不是说好我们aa吗!”
“校长,副校长他喝酒啦!”
“哈哈哈哈哈干得漂亮!老武我敬你一杯!”
“……………”
架不住一群人的热情,阴系那几朵高岭之花也被人塞了一罐啤酒。孤剑咬咬牙一口闷了下去,登时脸上泛红神智不清,估计是把曦月的手当成了吃的,一把抓过就咬了下去,疼得曦月一个没忍住吼了一声“卧槽”。前者还偏偏不自知,一脸嫌弃:“这猪蹄怎么这么难吃,不吃了。”然后就一头栽了下去,任由旁边一群人笑得窒息。柳叶也喝得有点飘,这会儿似乎有点晕乎乎的,坐在那儿红着脸傻笑。浮生见状,登时玩心大起,拿着手里没啃完的鸡翅,一屁股坐在人家旁边,打算好好逗逗柳叶。
“我是谁啊?”浮生问
柳叶闻言,抬起头来,努力瞪大眼睛,似乎想要好好集中视线好辨认出眼前人。浮生看见他这幅可爱的样子,有些忍俊不禁,他又凑过去,笑吟吟地多问了一句:“我是倚天还是屠龙?”
“都不是!”柳叶用力摇摇头,脸上带着些稚气的认真,“你、你的胸,没屠龙大!腰、腰也没有倚天细!”
“……………”
我就是嘴欠才问他…………
浮生心想着我家单纯可爱啥时候会关注这么些奇奇怪怪的东西的,一边又管不住自己的嘴:“那我到底是谁呀?”
面前人一听到浮生的话,还真傻傻地开始掰指头一个一个数:“你是那个……嗯……孤剑学长?不是……那是淑女学姐吗?不是……还是无剑?可是好像也不是……你到底是谁呀?”
浮生在一旁看着他,整个人都像被什么狠狠戳了一下心窝,他自诩对萌物特别有抵抗力,可看到柳叶迷迷糊糊的模样还是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柳叶软乎乎的脸颊:“我是浮生呀。”
“浮生?哦!你是浮生!”柳叶似乎恍然大悟,表情像个乖巧等夸的孩子,可那双水汽氤氲的眼眸却怎么看怎么带着点勾人的意味。小少爷心痒痒,又伸出手捏了捏柳叶的脸。
“我猜对了!我是不是特别聪明特别厉害?”柳叶傻笑,抓过浮生的手,像猫一样在他手心里蹭了蹭,“猜对了是不是就有摸摸头呀?”
“有,有!”
………醒醒,你心机屌的画风哪去了?
当然,他不知道他的一举一动全都被他的老丈人看在眼里。
杨家枪手指一用力,折断了今天的第二十三双筷子。
妈的,总有一天我要告诉你什么叫做老丈人给予的父亲的慈祥。



一点小逼逼:
因为最近还挺多小伙伴私信问有屠倚成分为什么不打屠倚tag,这里统一做个回复
其实我自己加进去这对cp只是因为喜欢,打tag的话并没有必要而且有蹭热度的嫌疑,我自己是很不希望自己喜欢的cptag里出现这么水的东西,所以就emmm但是以后有其他cp成分都会好好地打上注意事项,所以各位可以放心食用,以防避雷呀!
最后要是有喜欢浮柳和屠倚的小伙伴来扩列吗来扩列吗,我墙头很多而且很好相处哒!比心心~

评论(17)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