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枫

春景映雨竹倾绿,秋寒过叶枫染红

【浮柳】醒醒,前男友不是这么撩的(二)

上学前更一波,因为再过两个小时就上学了比较赶,所以比上一章短小了很多,以后不定期更,尽量粗长
黑一下木剑,谁叫你在噩梦关卡虐我那么惨
高能ooc预警,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emmmm
有屠倚成分注意



柳叶最近总觉得有浮生有哪里不对。
上个星期自己照例去看屠龙跟隔壁宿舍的男生一块儿打球,正当自己想为屠龙鼓个掌时,一道凉飕飕的目光就这么直接戳在了他背上,他举在半空的手都给冻了下来。
一回过头,浮生正反着拿一本练习册,一脸认真地翻啊翻。
前天晚上他去参加晚自修时,还没等他看一眼自己白天做的笔记,他又觉得有一道目光朝他射了过来,还有些炽热的感觉。他被盯得有些发毛,还有些肉麻,一时间也没什么心思复习了。
一抬起头,就看见那个号称从不上晚自习的小少爷正低着头,坐在自己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刷微博。
还有现在。
柳叶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看专业书的浮生,不知道该不该换个座位。
就在刚刚,小少爷抱着一大摞书来到自己面前,面无表情地问自己能不能坐他对面。
“别误会,只是因为人太多了,我找不到位置。”浮生咳嗽几声,企图掩盖自己的尴尬。
柳叶看了一眼这个时间段并没有什么人的图书馆,无语凝噎。
他再怎么单纯也不是个傻子,虽然心想你这不是睁眼说瞎话嘛,但还是非常好心肠地没有戳穿浮生这个水平过于低下的谎言,并且点头算是应允了。毕竟就浮生这小公举脾气,自己还是悠着点好。
浮生表面上毫无波澜,但内心深处早就爆炸了几十万次。他趁着柳叶埋头认真做笔记时,掏出手机在企鹅上疯狂地戳了木剑无数次,以至于事后木剑午睡前一个没忍住给他拉进黑名单里了。
辣鸡妹控:第一步成功啦?
浮生若梦:嗯。
辣鸡妹控:哦,那你已经成功一半了
浮生看了还有点小激动,指不定自己还真有戏呢!看来拜这个师是真没错,他乐呵呵地想着。
浮生若梦:那剩下那一半呢
辣鸡妹控:废话
辣鸡妹控:剩下一半当然就要看你自己造化啦
辣鸡妹控:就这样吧,我和无剑还要去看漫展,今天她和我都喜欢的一个声优有签售活动,我还得替她排队
浮生若梦:????
浮生若梦:卧槽你他妈坑我呢!
辣鸡妹控:再见
浮生若梦:你给我滚回来!
辣鸡妹控:[自动回复:您好,我现在有事不在,一会儿再联系您。]
浮生若梦:我靠!!!!!
妈的,老子信了你的邪。浮生如是想到,并且十分去想穿越回去一把掐死那个傻逼兮兮的自己。
于是柳叶一抬起头来,就看见了浮生那张狰狞扭曲的脸,吓得他差点把手中的笔给甩出去。

气氛持续尴尬。
你要说木剑不靠谱吧,这会儿没了木剑给他撑腰壮胆,浮生还真有点儿慌。可他转念一想,搭讪这门学问自己不亲身实践一下也就没了经验,总不能全靠着僚机来撩汉啊。就算木剑再怎么牛逼哄哄阅人无数,柳叶是自己想去追的,总没可能让木剑替他谈恋爱。再说了,要是自己还不出手,万一,万一……………
万一柳叶被别人泡了怎么办?!
一想到这儿,浮生“啪”一声合了书,内心陷入癫狂状态。
柳叶看着小少爷的脸色一会儿红一会儿白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哪里抽了风,他思前想后,还是决定伸出笔戳了戳浮生,小心翼翼地开口:
“你没事吧?”
浮生抬起头,一脸茫然:“啊?”
一看就不知道自己暴露了本性。
单纯的柳叶完全不知道自己面前的人那点儿小心思,反而还一脸担忧地伸出手贴上浮生的额头:“你脸色好像不太好,是不是生病了?”说着又把手放在自己额头上摸了摸,“好像是有点烫,你怎么啦,是不是昨晚熬夜又不盖被子睡觉了?”
废话,你被自己喜欢的人嘘寒问暖还摸额头你脸上能不发烫吗!
“我、我没事的!”浮生转过脸,故作自然地咳嗽了几声。
“还咳嗽啊,肯定是感冒啦。”柳叶说着,从包里翻翻找找,掏出一盒感冒药,“我这儿有药,你拿去用吧。以后自己要好好注意身体啊。”

曾经,他好像也是这样,只要自己打一个喷嚏就担心的不得了。他总会替自己备好一切需要的东西,给自己买一个药箱,里面装满了各种各样的药,可自己却一次也没有吃过,因为他会一边看着天气预报一边计算日期,换季的时候早早地准备好衣物让自己做好保暖的工作,也会在自己要出门的时候塞上一把伞,提醒自己注意安全。他从来都没有觉得烦,替自己戴好围巾时的笑容比自己手中刚热好的咖啡还要温暖。
浮生猛然觉得自己鼻子有点酸。
他看着那盒感冒药,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不该接过来。
柳叶倒是没他这么多顾虑,抓起药就一把塞到了他手里:“都生病了就别再勉强自己啦,药你先拿着,不够我再买。”

“以前你也总是这样,我每次叫你吃药你都不肯,还老是嫌我烦……”
“可现在我们都分啦,这次你可不许嫌我烦。”
其实柳叶在他们分手之后过得确实挺好。
他一下子空出了很多时间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他可以自己去图书馆好好地看上一整天的书,可以去咖啡屋里一边看名著一边品着咖啡,而可以不用因为自己想去这些地方的时候还要担心浮生不喜欢这些地方。因为他记得浮生讨厌强制自己在一个过分安静的地方里无聊呆板地坐上一整天,也记得浮生讨厌咖啡的苦味。
更重要的是,他可以用“分手”这个理由来安慰自己,不用再害怕每次自己关心浮生时,对方眼神里那满溢出来的不耐烦。
“你就不怕这样子他会嫌你烦吗?”
“不怕呀,反正都已经分手了。”
每当他坐在球场旁看屠龙在球场上挥洒汗水时,他就会想起浮生。自己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正逢他在球场上跟屠龙打架。他眼里那股子不服输的狠劲儿一下子就印在脑海里,擦不掉了。
柳叶看着那盒药,心里莫名还有些忐忑不安。
可出乎他意料,浮生一言不发,只是小心把药收好,放在书的旁边,对自己说了声“谢谢”。声音很小,但他还是听见了。
一瞬间,他像个情窦初开的小女生一样,有些小鹿乱撞。

“谢谢。”
浮生打死都没想到,木剑让自己去图书馆的建议居然靠谱了一次。
下意识地,他又开始盯着柳叶看了。看着看着,他好像明白为什么屠龙和倚天老是看他不顺眼了,毕竟他要是有这么一个发小他也会一拳打死那个渣了他发小的死渣男………
等等,你是不是把自己也骂进去了?
十二点已到,图书馆的管理员开始催促着里面的人赶快离开。

归一盖着被子,狠狠地打了好几个喷嚏。
“浮生,你有药吗。”他擤了擤鼻涕,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救济一下你感冒的室友呗。”
浮生正忙着低头刷微博,听了这话后也看都不看归一一眼:“没有,快滚。”
“那你手里那盒……”
“这盒不给!”浮生一把打掉了归一伸过来的那只罪恶的左手,差点跳起来炸毛。他将药塞进自己怀里,仿佛电视剧里那些拼死护着自己孩子的妈妈,一瞬间归一有种穿越到了今日说法里的感觉,仿佛自己是恶毒的家婆,妄图从儿媳妇浮生手里抢夺孩子的抚养权。
“不给就不给,我自己去找秋水学长要!”归一撇撇嘴,重新缩回了自己的被子里继续龟遁。

相比起柳叶的一头雾水,倚天作为一个旁观者可是心如明镜。
当然,只要不是个瞎子都看得出来浮生这会儿已经展开攻势了。天天有事没事就往柳叶在的地方跑,偶尔一脸小公举样地给柳叶买他刚好缺的东西,还美名其曰“只是刚好买多了你的份而已并不是特意给你的”,一看就是暗地跟踪调查了好几天,偏偏柳叶这单纯的孩子还真信了他的鬼话,接过东西就傻傻地说“谢谢”,还附赠一个微笑——估计他也不知道浮生为了这个笑砸了多少钱。
圣火令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要么就是他暗恋你。
于是,倚天就开始算日子,估计再过几个星期,浮生就得找上门求助了。
“喂喂,你说浮生这小子这次究竟是跟谁打赌赌输了?”屠龙转着笔,眼睛死死盯着坐在他前面还好死不死偏要挨着柳叶的小少爷,“三天两头过来粘着柳叶,难不成还真想追他了?”
倚天听了这话,眼皮跳了跳。好家伙,连屠龙看得出来的事情,自家发小那个傻白甜居然还被蒙在鼓里。
“不知道,”倚天合上书,揉了揉有些发涨的太阳穴,“我改天去找人打听打听,要是真是个赌约,那我就偷偷替浮生把钱给垫付了算他认输。他不来祸害柳叶就好,花点钱也值得。”
“牛逼。”屠龙竖起大拇指,“像我就没这么厉害了,我只会把他打得连他妈都不认得,叫他早点断了这个念头。”
“我还正要说你!”倚天冷冷地瞪了他一眼,“以后别老是因为柳叶的事跟他找茬。”
“为啥啊?!”
屠龙一个没控制住音量,登时几十道目光唰唰唰地投了过来,有不满有疑惑有气愤,但更多的眼神像是在看智障。他一下面子有点挂不住,只能假装四处看风景,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倚天脸皮薄,更何况他从小到大都没被人这样看过,只得表面上装作不认识屠龙,暗地里则在桌子底下狠狠地碾了屠龙一脚。也亏得屠龙拼死拼活给忍住了就快冲出喉咙的惨叫,不然待会儿他可能死的更惨。
倚天强忍着怒意,揪着屠龙那一头红毛就把他给拖了出去。

在屠龙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之前,倚天先往他头上盖了一巴掌解气。
“你神经病啊,刚刚那么多人在那里看着你你丢不丢人啊!”
屠龙自知理亏,吐了吐舌头,没顶嘴。
“算了我先跟你说正事。”倚天叹了口气,用看傻儿子的眼神看着屠龙,“知道我为什么叫你不要找浮生的茬么?”
屠龙非常的给面子:“为啥?”
“柳叶他不是明摆着喜欢浮生吗!”
一句话,登时把屠龙心里那点忿忿不平给灭得一干二净。
就算他情商再低,一开始看不出来浮生想追柳叶,可柳叶喜欢浮生却是个事实。柳叶跟他不同,性格温和也就算了,还是个对谁都一心一意的好的主。更何况对于这个在恋爱方面就是张白纸的人来说,浮生就是他的初恋,他能在分手之后还能不念念不忘依旧逍遥自在那就真是见了鬼了。就算柳叶再怎么因为心底里那点儿小倔强不说,可喜欢这玩意哪是你不说就看不出来的了?屠龙一下子哑口无言,愣在原地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倚天见屠龙不说话了,又继续数落屠龙,语气比之前更加严厉,活像个训斥家里熊孩子的家长:“以前他俩在一起的时候也是,你每次跟浮生对着干的时候你考虑过柳叶的感受吗?他天天夹在中间两面不是人,一边是自己男朋友一边是自己发小,换成是我天天跟圣火干架,你心里能好受?”
“那怎么能一样,当然是你比他重要啊!”
屠龙一个直球打得倚天有点昏,他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好好感动一番还是该揪着他的耳朵继续骂。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跟柳叶好好聊一聊?”屠龙难得智商上线,他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就他这种连谎都不会撒的傻小子,我们也不能指望他把那点小心思全塞进心窝里去啊。浮生又不傻,说不定哪天就看出来了呢?”
倚天沉默了半晌,才一脸纠结地开口:“我觉得吧……”
“浮生可能一时半会儿还真看不出来。”

浮生刷着刷着朋友圈,就看到了木剑正在晒自己在漫展花了十块钱抽出来的价值580的正版黑贞手办。他顿时怒从心中起,恶向胆边生,决定回去后就把他的手办给摔了。
哦,还有那几个限量珍藏版的高达也绝对不能放过。
正当他那点恶毒的计划酝酿中,失踪了一天临阵脱逃的木剑就给他来了个小窗。
辣鸡妹控:我听说你今天收获不错?
浮生若梦:你还有脸说?!今天把我一个人丢在图书馆自己和妹妹跑去外面约会的人是谁来着?!
辣鸡妹控:哎呀…………
辣鸡妹控:我也是个单身狗啊
辣鸡妹控:你不是老在宿舍吹水说你谈过很多次恋爱的吗,我看这个柳叶刀挺好撩到手啊你怎么就搞不定了?
浮生若梦:我鬼知道…………
浮生若梦:我以前用过的那些百发百中的套路完全行不通啊!
辣鸡妹控:废话,人家之前都被你耍过了一次了,这次要是还上钩那就不是傻白甜了,简直缺心眼
浮生若梦:…………
是么,我还挺希望他能缺心眼的。
这时,归一那个不安分的又在宿舍讨论组上给他发了个抖动窗口。
九转归一:@浮生若梦
九转归一:笑死我了,刚刚我们系有个同学过来跟我打听你,问我你是不是跟我打赌打输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浮生若梦:咋?
九转归一:他说要不是因为你打赌打输了你至于跟柳叶这么上心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浮生若梦:卧槽……
浮生若梦:那个人是不是一头蓝色长发然后老是一脸性冷淡的??
九转归一:你怎么知道!
浮生若梦:……………
浮生若梦: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我未来的小舅子……
九转归一:?????
九转归一:木剑那个死直男妹控究竟都教了你些什么鬼……想追人家当然是从小舅子下手啊!
九转归一:怕不是听逐梦演艺圈听多了脑子有点问题
浮生看着归一给他发来的信息,不知道是该回去把木剑摁在地上打一顿还是应该先骂自己傻逼。

他俩是同时回到宿舍的。
然后就听见木剑一边洗澡一边开外放。
浮生:……………
归一:………………
两个人一合计,拿了扫把拿了撑衣杆往门把手上一插,差点没闷死木剑。
于是第二天,人人都听到了越女坐在广播室里,用清脆甜美的声音棒读道:“刚刚接到一封投稿,有位同学替不好意思点歌的木剑同学点播一首《逐梦演艺圈》,并祝愿你每天开开心心,身材火辣赛妖王,思想哲学似比利。下面请欣赏歌曲。”
“爸爸妈妈说不许不许,叔叔阿姨说no no no no,哥哥姐姐也说算了算了,隔壁班里暗恋我的…………”
看着在旁边笑到差点缺氧的无剑,木剑觉得自己下次也应该填词一首《逐梦前男友》送给浮生。

评论(16)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