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枫

春景映雨竹倾绿,秋寒过叶枫染红

【浮柳】醒醒,前男友不是这么撩的(一)

现趴,大学设,大概是个渣男浮生浪子回头的狗血故事
其实挺欢脱的
屠倚成分注意,一句话古墓双花注意
私设屠倚和柳叶发小,无剑和木剑是兄妹,木剑妹控
ooc属于我,请勿殴打


麦当劳里,无剑刚刚叫来了一大票人,包了两张生日派对桌,严肃得仿佛是在开联合国会议。而她旁边的人脸色也并未好到哪里去,活生生一群参议官。
“那个……你们觉不觉得……”
“浮生好像喜欢上谁了!”

浮生何人也?
一个在m大令人牙痒痒的人物。
为什么这么说?
这他妈……无剑面色凝重,这他妈就说来话长了。
众所周知,浮生是个从外地来的小太子,家里贼有钱,一副皮相人模狗样的长得也好看,以至于刚到此地的时候半点没有外地小萌新的好奇或害怕,反而到处兴风作浪。上来就跟学校社会青年头子木剑称兄道弟,又因为球场的事情和屠龙打架得罪了这位阳系扛把子,故意惹倚天生气并美名其曰“怕你面部神经坏死”结果遭到护妻狂魔屠龙两人混合双打。最重要的是,他撩了杨家枪主任他养子兼屠倚两人的发小,偏偏还一副撩完就跑不认账的渣男模样,气的杨主任险些把他开除,也亏得人家小哥不计较,一副温温和和好好先生的样子,这件事也就这么不了了之。连倚天这种冰山听完后,都忍不住长啸一声:你瞎啊!
但是时间证明一切,一旦熟络起来了,你就会发现他还真有点个性。饶是屠龙也不得不承认,浮生在某些方面也确实有那么两把刷子。脾气坏是坏了点,可那充其量也只是被家里宠出来的小公举毛病,浮生打球好成绩好家境好长得好,乍看下去也确实没什么问题,可一想到自家发小那副失望又伤心的样子,两个人心里打死过不了那道坎儿。一听到这小逼崽子又得重出江湖祸害人间,俩夫夫坐不住了。
还是屠龙一个没忍住,直接把嘴里的可乐喷在了对面圣火令身上。
“我去,搞毛啊,就那个娇生惯养的小少爷?他能喜欢上别人?”屠龙把手里的杯子往桌子上一砸,剩余的可乐便哗啦啦地撒了出来,看得拂尘不断地吸冷气抽眉尖。亏得倚天眼疾手快拿起纸巾擦了擦,不然拂尘下一秒可能就要把桌子扔出去。屠龙完全没意思到这点,双手搭在后脑勺,身子往椅背上一倒,开始嘟囔:“不行,我回头一定要打听清楚他喜欢上了那家姑娘,然后告诉他,让他别糟蹋了人家。”说完之后,直接开始cos起了邓布利多摇头三倍速。
“我无所谓。”倚天翘起二郎腿,面无表情,“只要不再出来骗他,管他浮生从流飘荡任意东西。”
圣火令抓过纸巾,狠狠往自己脸上糊了一把,瞪了屠龙一眼:“屠龙小弟你恶不恶心啊!哪有把可乐往人脸上喷的,我一张帅气的脸都花了,会在漂亮的女孩子面前丢脸的!”
淑女和越女闻言,不约而同地挑了挑眉。
屠龙一拍大腿:“喷的好哇,你终于肯承认自己是化妆出门的了,我就说你是网骗吧还不认,哪有人出门还带那么风骚的鸳鸯美瞳的!”
金铃索闻言,面无表情地又给圣火令补了一刀:“我听说鸳鸯眼的猫好像很大部分都是x无能。”
“我这明明就是天生的!你们俩一定是嫉妒我!一定是!”
无剑看不下去,咳嗽几声,重新正楼:“话也好像不能这么说,要是万一他是真心的呢?”
冰魄冷哼一声,满眼都写着不屑:“真心这东西又能值几块钱,更何况,也不见得他有啊!”
“你就闭嘴吧,也不看看你都和拂尘腻歪多少年了,天天一副愤世嫉俗单身狗的样子有意思吗?”淑女三下五除二吃光了手里的薯条,起身离开座位,“先走了,小君还在等我。”
“dd”
“dd”
“dd”
“dd”
秋水咬着吸管,看着手机,心不在焉地回了句:“这种问题找同系的人问问不就知道了吗,再不行的话就暗中观察几天啊,我就不信这都套不出来话。”
“要是真套不出呢?”
“那就套不出啊。”
“………”
“不过我倒是觉得可以,”越女笑了笑,接下话茬,“回头我们去找神雕主任,让他跟浮生做个深入交流?”
“口意————”
阳系的人都知道,神雕主任平时站在礼堂前讲话看起来人模鸟样的,私底下比他们这群小年轻还能闹腾得起来。据说有一次无剑有点事情要去找他,无意间往他手机里瞥了一眼……
好家伙,看《纨绔》呢。
不过凭着这副德行,系里的学生倒是跟他特别合得来,有什么好玩的活动或者什么其他的聚会,大家一定会叫上他。有时候,他也会捎上真武副校和玄铁校长一块儿过来,指导指导学生写论文,甚至还带点小吃回来慰问一下累得要死要活的学生会众干部。这也让他在学生里人气特别高,连浮生都愿意敛了脾气坐下来跟他说说话。让他去给浮生来个思想指导,似乎是最适合不过了。
于是乎这件事也就这么简单地定了下来。神雕也很爽快地答应了,干干脆脆把浮生请来了办公室。

浮生敲敲门,规规矩矩喊了声“报道”,搬张椅子坐到了神雕面前。
神雕脱了眼镜,脸上满是父亲的慈祥。他咳嗽几声,想起了学生们托给他的任务,开门见山地表明了来意:“浮生啊,我最近这会儿见你上课有些心不在焉的,可是有心慕之人了?”
浮生一愣,脑海中的第一个想法就是神雕要阻止他早恋,不过很快他就把这个想法给排除了,m大允许自由恋爱是每个人都知道的事,更何况屠龙和倚天那俩都猖狂成那样了也不见神雕出手喊停过,估计还是有些别的事情。
更何况,他还真被神雕说中了。
想到这,他也不再遮遮掩掩:“正如您所说,我……”
“的确是喜欢上一个人了。”
杨家枪的脸瞬间就黑了,险些拍桌子破口大骂。他回过头来冲浮生冷笑:“是吗,又看上谁了?那还真得好好恭喜一下你喜欢的人啊。”说着还特意把“喜欢”这两个字咬的特别重。旁边的玄铁和真武两个都是了解来龙去脉的人,知道杨家枪心里肯定咽不下这口气,一合计,便找了个借口把他支了出去。同事都在这儿,杨家枪倒也不好意思不给面子,铁青着脸出了办公室,临走时还把门关得特别用力,发出“碰”一声巨响。
神雕有些尴尬,浮生却一脸云淡风轻,冲神雕摆摆手,表示自己并不介意。
“咳,你也别见怪……但是有些难听话我也不得不说一下了。”神雕正了脸色,一脸严肃地看向浮生,“有些事,不是真心就莫要去讨别人真心。”
站在门外刚想敲门进来的淑女满脸震惊,她张着嘴,老半天说不出来一句话。
无剑耸耸肩:“接受现实吧,他看过的。”
“他这么开放的吗……?”
“你应该庆幸他还没有看过《活恶》。”
门里的浮生垂下眼眸,点点头,默不作声。
良久,他才叹了口气,起身朝神雕微微鞠躬:“若是没什么事,那我就先走了。今日多谢老师一席话。”
说完后,快步走出了办公室,朝着课室走去。

正当屠龙坐在倚天旁边跟圣火令嘻嘻哈哈插科打诨时,浮生走来他面前,狠狠在桌子上砸了一拳。
屠龙还没来得及发作,就听见浮生冷声道:“是不是你去老师那儿说什么胡话了。”
是陈述句,不是问句。
屠龙听见这话也大概知道了是怎么回事,偏偏他是个脾气暴的主,又看不惯浮生这副德行,冷笑一声,拍了桌子,摆明了要跟浮生对着干:“是啊,本大爷还真去说了,怎么着!”
“我的事又轮得着你来管我?!”浮生一把扯住了屠龙衣领,明显是真的动了怒。
“你他妈想打架是吧!来啊!”
“我………”
“你们干嘛!”
两个人闻言回头,只见站在门口的不是别人,正是屠倚他俩的发小——柳叶。

柳叶刚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教室时,隔壁班圣火令就风风火火地闯进来,一把拦住了他。
柳叶缓了脸色,正打算开口,就听见圣火令用半生不熟的普通话支支吾吾道:“那什么,你发小屠龙和你前男………和浮生打起来了,你过去看看吧。”
话音刚落,柳叶已经抱着书,一路小跑进了屠龙和浮生所在的课室。
于是就有了刚刚那一刻。
柳叶上前去一把拉开了还在对峙着的两人,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温柔:“你们怎么啦,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吗,要是弄伤了会很麻烦的……屠龙你悠着点,要是让玄铁叔知道了就……”
浮生一边听着他絮絮叨叨,冷哼一声,别过脸,不去看屠龙的表情。
倚天看见浮生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又看了看柳叶复杂的神色,心里有些怒意,声音却还是不紧不慢。
“浮生同学,如你所说,你的事我们确实管不着,也不想管。但是……”他顿了顿,才继续说下去:“但是这件事情关乎到柳叶,我不能坐视不理。今天的事情我先赔个不是,但我希望你今后也能好自为之,该怎么做,我相信你自己心里也有分寸。”说句人话,就是让你有点b数,别再出来祸害我发小了。
浮生登时没了刚刚那副气势汹汹的样子,他颤着声音,脸色十分难看:“你都知道?”
倚天没有回答,拉着屠龙走了。

待两人的身影已经看不见后,柳叶这才回过头来,递给浮生一片创可贴:“你没事吧?”
被柳叶这么一问,浮生立刻回过神来,有些手足无措:“我……我没事……”
柳叶看他没有伸出手来接过创可贴,以为浮生还没有消气,便软了声音来安慰浮生:“你不用太放在心上的,屠龙他这个人就这样,其实……他真的没有恶意的。”
浮生摇摇头:“他没动手。”
对面的人听了这话后,长长的舒了口气,露出一个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没动手就好,要是伤到你就糟糕了呀。”
浮生猛然间有些恍惚,他忽然想起来,自己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也是这样的笑容。
真是………
脑袋一热,浮生突然抓住柳叶的手腕,直接把那句在自己心里憋的快发霉了的话吼了出来:“柳叶!你、你原谅我了吗!你是不是还在………诶……?”
看到对面人眼中的惊愕,浮生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还来不及等他辩解,柳叶已经把自己的手腕抽了出来,摇摇头:“浮生同学,现在说这话还有意义吗?”
末了,他又微微一笑,眼底里满是浮生看不懂的复杂神色:“已经过去了。”
浮生控制不住自己,夺门而出。

目睹了整个过程的圣火令过去拍了拍柳叶刀的肩膀:“兄dei,你是不是说错什么了?”
柳叶一脸自责:“那个……我不是故意的……我说错什么了吗?”
“我不知道,我听不懂普通话。”
“…………”

“你走这么快干嘛……我问你话呢!”
屠龙把倚天往后一拉,倚天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却被屠龙抱进怀里。
“你刚刚那话什么意思?什么叫跟柳叶有关……”话刚出口,屠龙就觉得自己挺傻逼的。毕竟他之所以跟浮生对着干也是因为柳叶,只是浮生的反应着实让他摸不着头脑。
倚天做了几个深呼吸后,才慢慢回过头来,死死盯着屠龙的眼睛:“我说了,你不要被吓到。”
屠龙听得云里雾里,但还是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
倚天再次开口:“你也绝对不能告诉杨叔!”
“………啊?哦。”
“浮生他喜欢柳叶。”
这句话如同一道晴天霹雳,雷得屠龙外焦里嫩。
“卧槽!这他妈……太刺激了吧!媳妇儿你别吓我啊!”
“别叫我媳妇儿!”倚天强忍住一拳把屠龙抡翻的冲动,继续道,“你难道就没看出来么?”
“这个………没看出来啊……”屠龙挠挠头,有些尴尬,“可是这也太不现实了吧!我一直以为像这种渣男甩人然后浪子回头的情节只在老头子看的肥皂剧里出现过!”
倚天沉吟了一会儿,幽幽叹了口气:“可能是人性本贱吧……”

浮生回到宿舍,一言不合就往床上倒去,一脸颓废的样子看得归一挑了挑眉。
归一放下手里的书,戳戳浮生,好奇道:“你怎么啦,被人甩了?”
木剑抬头瞥了浮生一眼,又继续闭目养神:“就他?他甩别人还差不多吧。我看八成是纵y过度肾虚了。”
浮生抓起身边的抱枕直接朝木剑怼了过去,有气无力地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滚……”
“那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去前女友那儿碰瓷失败了哈哈哈哈哈哈!”木剑徒手接住了飞过来的抱枕,开始无情的嘲笑起来。却不想浮生听完这话之后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一脸震惊地回答道:“你怎么知道。”
“???”
“!!!”
空气突然安静。
过了三秒,木剑笑的更大声了。
“卧槽,牛逼啊!”他一脸感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表情,仿佛一个看破红尘的老神棍,“没想到你浮生也有这么一天,真是让在下大开眼界!”
归一干脆不复习了,披上那件小埋同款披风就一屁股坐到浮生旁边,眼里满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兴奋:“谁啊谁啊,还能让小少爷失魂落魄成这样,改天我一定得请他吃饭!”
“你敢!”浮生睨了他一眼,过了半晌,又跟被霜打蔫了的老茄子似的,重新一头栽在床上。
“不是前女友………”浮生把脸埋进枕头里,声音闷闷的。
“啥,不是前女友?那难不成是前男……”
话音刚落,两人细思恐极。
“………是不是那个、那个我系里那个被你欺骗过感情的小哥?”
归一嘴角抽搐,眼神茫然,木剑总有一种他下一秒就要两眼一翻口吐白沫晕倒在地的错觉。
然后他看见浮生一脸艰难地点了点头。
“不行不行!这个绝对不行!”木剑也不一副吃瓜看戏的样子了,他跳下床去,一把抓住浮生的肩膀就是一阵猛晃,“你要是还去祸害人家,无剑八成得跑过来找我兴师问罪!你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仗着人家脾气好妄想跟人家死灰复燃然后再一次欺骗人家的感情后逃之夭夭?mmp大兄弟你醒醒吧人家指不定对你死了心了你就放弃吧!”
“kao!你个死妹控跟我讲这么多还不是怕无剑怪罪到你头上来!还有你把我放开我要吐了!”
浮生一巴掌往木剑头上盖了过去,木剑这才松了手。他咳嗽几声,整理一下自己被木剑弄乱的头发,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他要是对我还有那点心思,我至于碰瓷失败吗!”
“那、那他说什么了?”
“……………”

“………事情就是这样。”
听完来龙去脉后,三个大老爷们搓着手,面面相觑。
“先别急,分析一下呗。”木剑摸索着,从自己的枕头底下掏出一副眼镜框戴上,看起来像个斯文流氓,“他说什么?说‘已经过去了’?”
浮生点点头:“是的。”
归一听后,紧了紧身上的披风:“我觉得吧,你有点悬。”
“???”
“来来来,哥哥给你翻译一下。他这话什么意思,说白了就是告诉你,这都他妈是以前,我可以一笑了之,继续跟你当朋友。但是你要是还想着耍我,那你没门。”归一滔滔不绝,仿佛一个撩妹无数的情感专家,“话说回来,人家到底对你死心没有,你自己心里就没点b数吗?”
一句话如同一盘冷水,把浮生从头到脚浇了个透心凉。
“我真没戏了?”浮生万念俱灰。
木剑给了归一一肘子,一脸的嫌弃:“别光顾着打击人家啊,要是人还真对他有意思呢?那他这话不就等于浮生还有机会吗?”
见两个人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木剑一挥大手,咧着嘴道:“你想想,要是他真的还喜欢你,那么已经过去了就说明他不计较了,还愿意跟你从头来过,要不然他一句‘死渣男滚你妈的’再赏你一大嘴巴子还不趁早把你打发了啊?你也别太灰心了!”
“屁咧,我跟那个小哥一起合作过,人家脾气好的不得了,都快赶上中央空调了,对人说话连声音都不敢太大那种。你怎么知道人家不是为了安慰安慰你让你好过点才这么说的?要换成我,浮生已经死了!”归一似乎是铁了心要让浮生死心,说话一句比一句狠,“你说你也真是,之前人家对你死心塌地的好,还为了你跟发小吵架吵得不可开交甚至差点翻脸,你一句‘我玩腻了’就把人家给甩了,人家还不跟你发火不跟你闹。现在倒好,人家好不容易从你的阴霾里走出来了过得好好的,你又想上去插一脚,你说你这人是不是找打!”
浮生被他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脸涨得通红,支支吾吾了半天也憋不出一个字。
木剑摇摇头,一脸恨铁不成钢:“真是人性本贱啊……”


这天晚上,浮生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
他一闭上眼,柳叶那张脸就总是在他脑海里浮现出来,接着他又忍不住老是想起一些零零碎碎有关他的事情,比如他喜欢吃什么啦,喜欢哪部电影啦,或者平时有什么爱好啦,他全都在心里过了一遍。
说来可笑,这些东西都是在他甩了柳叶之后才知道的。
其实柳叶这人是真的不错,阴系里公认的学霸,性格温和待人友好,长相属于俊秀又不娘气的类型,m大里想追他的女生多了去。偏偏有朝一日就被自己给掰弯了,跟屠龙因为自己的问题大吵了一架,被自己伤了心之后还在他爸面前低声下气地替自己求情,这么好的人自己上哪找去?一想起柳叶当时那张想哭又拼死忍着眼泪的脸,浮生觉得自己简直魂淡。
你他妈就是犯贱啊……
他转过头去,只想咣咣撞大墙。
分手之后他也没闲着,硬是继续浪了好几个星期。期间,他跟柳叶在走廊上看见了,柳叶一言不发就掉头走人,摆明了是要躲他。他也不介意,正眼都不瞧人家还觉得自己潇洒有个性。结果这么一来二去,时间越长他就越觉得不对劲。一开始柳叶还会在他离开后偷偷看他几眼,后来干脆看都懒得看,在图书馆见着他了那就干脆不去图书馆,在咖啡屋见着他了就直接买单走人。非得到了老师召集学生开会想走也走不了的时候了,他才肯好好坐下来,不过也一定会离浮生的座位远远的,一副见了瘟神唯恐避之不及的模样。浮生有点无名火起,又碍着自己理亏没立场生气,就这么死死的憋了下来。直到有一天他看见柳叶坐在球场旁边替屠龙送水(其实水是倚天买的)时,他差点没忍住上去把水抢过来。回过神来,他才意识到自己真是着了柳叶的道了。
不过再怎么也是有钱人家的小少爷,柳叶越是不理浮生,浮生越是要摆面子。殊不知,人家压根儿就没想过要跟他来这套欲擒故纵的把戏,每天该怎么的就怎么的,完全一个沉迷学习无法自拔的美男子。浮生在一旁抓心挠肝的瞎着急,他跟个没事人一样,愣是把浮生晾在一边甩都不甩。
一夜无眠。
第二天一起床,木剑和归一齐齐被浮生脸上可怕的黑眼圈给吓了个半死。
“你这是干啥,修仙去了?”木剑挑挑眉,“我还真不知道有哪只熊猫能成精。”
正当他准备做好被浮生一顿回嘴时,就看见浮生恭恭敬敬在他面前鞠了个躬。
“师父,从今以后请务必教我撩妹!”

评论(37)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