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枫

春景映雨竹倾绿,秋寒过叶枫染红

【周江】点文产物

给小可爱的一方失眠梗
蓝鹅和失眠没啥关系。一个很可爱的梗被我写得不伦不类的,以及拖了这么久真的很抱歉(土下座)!!!
不知道lof能不能艾特 @叶深 诶诶诶好像可以
日常ooc,辣眼预警。

夜已深了。
抬头看看墙上的钟,刚好是十二点,早已过了轮回宿舍规定的熄灯时间。
江波涛伸了个懒腰,回过头,看着隔壁床上睡得正香的人,暗暗松了口气。
他从一沓厚厚的资料中小心翼翼地抽出了一本本子,掀开了泛黄的纸页。匆匆翻看,上面的笔迹由稍显稚嫩逐渐过渡到现在的字骨清秀劲瘦,密密麻麻地记述着他从刚刚转入轮回到如今成长为轮回二当家的各种或大或小的琐事。终于,他翻到了一页空白,提起那支作为周泽楷送他的生日礼物的钢笔,在纸上轻快地移动。

“2027,6.18,晴。”
“今天小周似乎有点不开心,从早上训练到刚刚入睡为止都很少笑了。难道是我昨晚开灯开到太晚影响他休息了?还是今天和翔翔pk时状态不太好失利了?”
写着写着,他便突然停下笔,有些心虚地将台灯的灯光微微调暗了些。
“最近小周为了拍广告一直在努力保持身材啊,经理也不让他吃点其他的小零食,果然又要偷偷给他开小灶了。话说上次被发现后被经理好好地训了一顿,好凶啊……”
“………后天比赛的对手就是蓝雨了。每次喻前辈都要和黄少拉我们去喝早茶,真的超好次啊(*¯︶¯*)不过口味还是微微有些淡,小周有些吃不惯,还是给他偷偷带些小辣鱼下菜好了,可是还得防着杜明他们抢,到时候捅到经理那边去就很可怕了……”
笔尖在纸上摩挲,发出沙沙的细微声响,即使是在这般静谧的夜晚里也毫不引人注目。台灯昏暗却温暖的亮光轻轻铺在那张清秀干净的脸庞上,把边缘打得模糊起来,朦朦胧胧,像那双眼睛里微微有些飘忽不定的光。
等他书罢搁笔,夜色又深沉了几分。回过神来,才发现笔记本上记着的,全是有关周泽楷的事。
他一愣,随即熄了灯。


“失眠症一般是因为精神紧张、恐惧焦虑以及对失眠本身的担忧引起的,是不是因为最近因为要比赛紧张过头了导致失眠,然后你自己就以为是失眠症了?”
队医挑挑眉,眼神里充满了怀疑:“小江你确定吗,我看你平时除了起床晚一点,其他方面——尤其是心理方面都挺健康的啊。”
“如果说我持续了近半年了,你就不会这么想了。”江波涛苦笑。
“你在逗我吗小哥哥?!”队医一脸震惊,伸出手,“啪”一声在江波涛的脑门上弹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红印子。“都半年了你居然现在才跟我说?!”
“很痛的啊小姐姐!”江波涛疼的泪花都出来了,一边揉着红印子一边瞪了一眼队医漂亮的脸,“我这不是看我最近睡得晚,好像影响到小周休息了嘛…………哇你又来!”
“不管有没有影响到,你都应该早点跟我说啊!真是的,我知道小周是队里的主心骨,但是你……你这理由……真是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队医叹了口气,拉开抽屉,随手在里面翻翻找找,顺手掏出一瓶白色的药片,咚一声砸在江波涛面前。
“我给你开几片安眠药好了,你自己还是注意一下调理,别再熬夜了!我看你好像………”
“不要开。”

一个声音十分突兀地在江波涛背后响起,让他没来由地屏住呼吸,连表情都有些僵硬。
声音的主人像是一点都没察觉到他的变化,自顾自地再次把那三个字重复了一遍:“不要开。”
江波涛终于转过头,一脸讶异地看着不知何时早已站在门口的周泽楷。
“副作用……太大。”
队医挑挑眉,轻佻地吹了个口哨,非常识相地把那瓶安眠药收进抽屉:“既然你主子发话,我还是不开好了,更何况是药三分毒,这玩意儿副作用大,不推荐。”
哇你这人怎么这样你刚刚好像不是这么说的吧!江波涛觉得自己心里有一万个黄少天在奔腾咆哮,但是迫于周泽楷的威压,他并没有将其宣之于口。
更何况,周泽楷现在的表情似乎有点小生气………?
江波涛最终还是没开药。


“woc,今天队长跟副队受啥刺激了,我看他俩自训练完后就一直对视对视对视快半小时了。”
“为啥总觉得副队看着有种蜜汁委屈?错觉吗?”
“哇周泽楷这个禽兽,肯定是他没来由就冲着副队发火!”
“比起这个,话说我好像理解为什么一些粉老吐槽他俩是用脑电波来交流了………”
队友们谜一样的瞎猜还是陆陆续续传进了训练室里,尤其是听到了孙翔的脑洞后两个人都觉得有些绷不住。然而,这并不能阻止他们两个持续沉默。
一个话少不愿开口,一个话多不会开口。
妈的尴尬。

终于,在孙翔一声“周泽楷你这混球不要脸居然欺负我们副队”的蜜汁叫喊中,江波涛同志笑场,壮烈牺牲。
“小周你说阿翔是不是对你有啥偏见啊,怎么他老觉得是我在吃亏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六个核桃。”他今天可能忘了喝。
“hhhhhhhhhhh!”
周泽楷面对自家副队低的有些吓人的笑点,感到无可奈何。
他决定切入正题了。
“为什么不说?”
很好,周泽楷同志你成功地截住了江波涛同志魔性的笑声。
江波涛同志愣住了。
“不是我说啊,那啥,小周你听我解释……”
周泽楷沉默。
江波涛语无伦次。
周泽楷更加沉默。
江波涛更加语无伦次。
江波涛觉得自己快要放弃抵抗了。

终于,周泽楷叹了口气。
“没影响………”
“?”
“就是……没影响。”周泽楷伸出手,很自然地在江波涛柔软的发顶上狠狠地揉了几下,直到把其揉成了一个新时代杀马特贵族鸟窝才罢手。想了想,又说了声“早点睡”,然后踏着有些匆忙的脚步离开了训练室,剩下江波涛一个人。
江波涛回过神来,有些恍惚。
半晌,他终于意识到周泽楷究竟对他干了些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来,老脸一红。
从这以后,江波涛都比以往早休息了一个小时——如果说静躺在床上强行闭眼也算的话。


于是乎,两个人就这么心照不宣地过了两天,连看向彼此的眼神都有些鬼鬼祟祟。
总算是到了比赛的那天。
失眠似乎并未影响到江波涛的发挥,相反,他发挥得似乎比以往的训练都要好很多,而他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什么原因。事实证明,率先集火喻文州的这个做法还是相当有用的,至少从一定程度上牵制了蓝雨的攻击方式,而至于黄少天的疯狂刷屏以及在饭桌上要被喻文州如何以东家的身份“对待”,那可都是后话了。
四分之一决赛,轮回险胜。
幸福总是来得太突然,轮回经理因为临时有事,缺席了饭局。这意味着轮回二当家可以心安理得地给轮回大当家开小灶了。周泽楷那张因为饭菜口味过淡而愁云惨淡的小脸在看到江波涛偷偷带过来的小辣鱼后瞬间发光,看着比打比赛还精神,而江波涛一边留神着周围几个因为经理不在而放飞自我和蓝雨队员划拳喝酒的吃货,一边悄咪咪地把手里的小辣鱼分了周泽楷近三分之二。
正当两个人吃的不亦乐乎时,喻文州突然走过来,“啪”一声拍了拍江波涛的肩膀,吓得两个人差点把嘴里的小辣鱼给喷出来。
喻文州:“…………”
他这一拍不要紧,关键问题是这一拍吸引了轮回全员。
“???吃小辣鱼不叫上我?”
“没想到你们是这样的队长和副队!我看错你们了!”
“赶紧抢啊愣着干嘛!”
两个人闻罢一惊,立刻风卷残云地把剩下的小辣鱼扫荡了个干干净净,连渣都不剩下,还理直气壮口齿不清地吼了声:“没了!”
喻文州:(嘴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jpg)
蓝雨:“轮回吃枣药丸。”
江波涛擦擦嘴,一秒恢复了在新闻记者面前那副彬彬有礼无懈可击的模样,冲喻文州眨眨眼:“喻前辈可是有事情要找江某?”
喻文州反应也快,立刻摆出了那副招牌喻式微笑:“有的,不过还请劳烦江副队借一步说话。”
“可以,我……”
江波涛刚刚起身,就感觉到手腕上传来一个极大的力道,攥得他有些疼。
他不免有些惊讶,一回过头,果不其然对上了周泽楷那双比平时要冷很多的眸子。
“凭什么。”
妈哟,小周生气了。
“凭什么。”周泽楷直勾勾地盯着喻文州,偏偏表情和语气都平静地叫江波涛害怕。
面对这种神展开,两个老狐狸都没了对策。喻文州十分尴尬,却也不便说明意图——说了尴尬,不说更尴尬——尤其是他一个有夫之夫(黄少天翻白眼.jpg)来说,这就很他妈难搞了。他不得已,把求助的目光投向江波涛。
“我很快回来。”江波涛心领神会,立刻安抚似的拍了拍周泽楷紧攥着他手腕不放的手,“小周你先等我一会儿,只是聊聊而已,不会很久的,嗯?”
周泽楷望一眼喻文州,又望一眼江波涛,最后还是抿着嘴,不情不愿地松开了手,算是默许了。


“那什么,喻前辈有什么想问的吗?”江波涛苦笑,“我看你家那位脸色也不大好……”
喻文州看着江波涛,眼神里是一种别样的严肃,江波涛总有一种下一秒他说来的话就可能直接关系到自己的终身大事的预感。
………好吧,喻文州最终也没让他失望。

“你是真的喜欢小周吗?”
哎哟卧槽,这位大佬一上来就这么刺激?
江波涛拿出了他在发布会上多年摸爬滚打的经验,脑子转了三秒后迅速想好了说辞。
“没有啊,我对小周也就……”
“你别骗我了。”喻文州轻而易举地看穿了江波涛那副伪装,轻轻一笑,“说实话,你是真的打算一直瞒下去吗?”
江波涛瞬间哑口无言。
是的,他一直喜欢着周泽楷。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是最近吗?
还是更久前?是第十赛季的失利,还是第九第八赛季的夺冠,又或者是第七赛季的磨合成功,第六赛季刚刚转会………
好像都不是啊。
江波涛愣在那儿,老半天憋不出来一句话。
喻文州似乎是不忍心看他的窘迫模样,安慰般冲他挤出一个不怎么好看的微笑:“其实你不想说就算了的,我也只是问问……”
“没关系,说不说都一样。”江波涛打断了喻文州的话,低下头抽抽鼻子,声音有些沙哑。“我是真的想着,要是他不知道,我也就真的不说出来,瞒他一辈子。”
“我不觉得你这样做是个明智的选择。”喻文州皱起眉头。
“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呀……”江波涛自嘲道。
喻文州沉默,并不想着要去打断他,而是静静地听着,等江波涛说完。他理解江波涛的状况,甚至可以说感同身受,也正是明白,所以才懂得他人的劝慰永远不如自己的倾诉来得有用。
如果每个人在看待问题上都放上了自己的利益,自尊,甚至是人生,那么每个人的心灵都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战场。江波涛不是圣人,他没法教自己不去带有私心,而只是把周泽楷当成他最敬爱的队长来看,于是,他便注定要在这个战场上厮杀一辈子,直到有人贸然闯入,一刀将他结果。那个人若是肯下手,对江波涛来说必然是个最大的恩赐;他若不肯下手,江波涛便也单纯地认为这并非他的义务,而不作强求。
因为那个人必须是周泽楷。
他期盼着他,可又不愿使他犯难。有些东西一吹即散,他的懦弱使他说什么不敢把一切都押在这局豪赌上,赌周泽楷也喜欢他。
胡乱地说了些有的没的,也胡乱地想了些有的没的,江波涛自始至终都没有想明白,他究竟为什么会对喻文州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尽管他并不认为喻文州不值得信赖。
他忽的又想起了自己的失眠。
因为精神上的恐惧焦虑么………
突然,一只手拍在了他并不宽阔的肩膀上,用力捏了捏。
喻文州看着他,一言不发。
也是时候该回去了。

当两个人回到饭店时,周泽楷刚好打算出来找江波涛。
“我回来啦。”江波涛依旧笑容温柔,看得周泽楷一阵恍惚。
“晚了……”
“好啦我错啦。”
“…………”
“我真的错啦,枪王大大别生我气了———”
看着江波涛那个仿佛一个做错了什么事的孩子一般的模样,虽然知道这个人肯定是恶意卖萌,但是周泽楷还是很不争气地选择了原谅他。
真是犯规。
饭局也散了,轮回几个小年轻一边叫着下一次咱一定把你们喝得叫爸爸,一边被方明华一人赏了一个暴栗。江波涛和周泽楷则负责假装什么都没看见,一行人呼啦呼啦地来到宾馆,那阵仗搞得跟刑警大队过来扫黄打非似的,险些吓到人前台漂亮的小姐姐。轮回订的都是双人房,在经历过一系列玄学以及其他有的没的抽签,江波涛还是很自然地和周泽楷分到了一个房。
……………真是太天真了,你以为真的是这样吗。
杜明看了眼手中的纸条:“啊,我跟副队一个……………”
话还没说完,他就觉得有个人盯得他脊背发凉。
【系统提示:您的好友周泽楷发动技能[死亡凝视],是否进行回击?】
杜明当然是很怂地选了否。
“没没没!于念我们走吧咱俩一个房,我拿房卡!”
杜明:向天空大声的呼喊说声妈卖批。
周泽楷抓紧了手中那张只有威逼没有利诱而来的抽签纸条,冲江波涛扬了扬:“走?”
江波涛看着他,无语凝噎。

一行人闹得实在太晚,等洗完澡换好衣服之后都已经是十一点半之后的事情了。周泽楷实在是困的不行,打了声招呼后便昏昏沉沉地睡死过去,又留下江波涛一个人熬通宵。
江波涛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周泽楷的睡颜,心绪万千。
“说实话,你是真的打算一直瞒下去吗?”
“我不觉得你这样做是个明智的选择。”
“你应该试试的。”
算了,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他转过头来,接着床头柜上台灯的灯光开始一丝不苟地做起了战术分析。
翻开了训练笔记,密密麻麻的周泽楷三个大字无声的凸显着自己的存在感,明知道是自己写的东西江波涛却还是一阵耳根发烫。像这样几近痴汉的行为,他不由得有些羞耻,更何况现在自己痴汉着的那个人就睡在他旁边呢?
越是这样他就越睡不着,只好合上了训练笔记,顺带着掏出手机打开QQ,思来想去,还是点开了于锋那傻了吧唧的头像。

无浪:[抖动窗口]
落花狼藉:卧槽
落花狼藉:老细(这里是广东话,跟大兄弟差不多)你没毛病吧
落花狼藉:这都几点了你居然还没睡???
无浪:疯疯你闭嘴,我有要事问你
落花狼藉:hhhhhhhhh还正事你居然还有正事?大半夜的你出来搞笑吗?
落花狼藉:好了你自个儿慢慢玩去吧,我睡了。
无浪:我现在就把上次jjc时无浪一脚把落花狼藉踢下水去的视频发给你家小副队!
落花狼藉:卧槽别!
落花狼藉:大哥你尽管说,我听就是,高抬贵手(向黑恶势力低头.jpg)
无浪:(看狗儿子的眼神.jpg)
无浪:我跟你讲,不准笑我
无浪:我喜欢上我们队长了
落花狼藉:????
落花狼藉:大涛子,这玩笑也不是这么开的吧???
无浪:我知道你不信,可是这就是真的
落花狼藉:你是不是对我的话有什么误解。
落花狼藉:我的意思是,这件事全联盟可能也就周泽楷不知道了
落花狼藉:你现在才过来找我煲鸡汤不是在开玩笑吗
无浪:…………我想打你。
无浪:得了我讲点正经的,我该不该向小周告白???
落花狼藉:不要怂,单纵就是干
无浪:你以为我不想啊!不是人人都跟你和邹远一样顺风顺水的好嘛!我ball ball你用点脑子(哭得像个两百斤的狗子.jpg)
落花狼藉:那就憋着
无浪:可是我喜欢他
落花狼藉:………………
落花狼藉:手黄再。
无浪:而且我好像干不过他啊怎么办
落花狼藉:你傻啊,那既然都打不过了,顺从不是也挺好的吗

眼看着自己今天是不用睡了,江波涛干脆自暴自弃的用宾馆配置的烧水壶给自己冲了杯速溶咖啡,决定扯着于锋聊到天亮。正当他端起杯子想喝上一口时,手里的滚烫却突然变成了温热,陶瓷杯坚硬的触感也变成了纸质包装的柔软。江波涛一愣,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手中的雀巢成了蒙牛纯牛奶。
“哇大兄弟你这人怎么这样,我不喝纯牛奶的。”江波涛的抗议几乎是脱口而出,一点也没想到自己作死的后果。
江波涛抬起头,就看见周泽楷顶着两个黑眼圈,面色不善地盯着他。还没等江波涛再次开口,周泽楷已经抢先一步把他的雀巢全部倒进了浴室的下水道里,洗干净杯子之后又把杯子重新塞回到江波涛手中:“还喝?”
“……………我这不是闲的无聊又没事干么。”
“牛奶,喝。”周泽楷用下巴指指那瓶跟江波涛仿佛有着血海深仇的蒙牛,下了命令。“喝完了睡。”
“…………………话说你怎么起床的?”
“咖啡………味道大………”
速溶咖啡味道大,容易引起小周失眠,以后要少喝。江波涛默默地在心里记下一笔。
至于这纯牛奶,江波涛实在是犯了难。牛奶有催眠的作用他是知道的,但是他实在是接受不了纯牛奶那刚喝下去淡如水但之后就一股子怪味的味道。无奈之下,他只好举手投降:“我睡,但是我能不能不喝纯牛奶啊?队长大大你网开一面呗!”
周泽楷想了想,倒还真的把纯牛奶从江波涛手中抽了出来,可还没等江波涛反应过来,他又干了个令江波涛惊呼不已的动作。

“呜哇……小周你干嘛啊!”
“嘘!”
周泽楷一把拉开江波涛床上的被子,心安理得地钻了进去。
他伸出长手,拉熄了台灯。
“睡了。”
江波涛死命挣扎了几下,奈何周泽楷那只紧紧箍在他腰间的手臂的力道实在是大得出奇,他只好放弃抵抗,自暴自弃地把头靠在周泽楷结实的胸膛上,聆听周泽楷有力的心跳声。
“砰通,砰通………”
有规律的震动通过那人的胸腔传入江波涛的耳膜,像阵阵风声回荡在山谷间的巨大沟壑。周泽楷身上那股松木的清香又莫名使他联想到郁郁葱葱的森林,带给他安心。
好像……这样也不错?
迷迷糊糊之间,一阵困意席卷了江波涛全身,他控制不住,陷入了周泽楷温暖的怀抱里,沉沉睡去。
这应该是他睡得最好的一觉了吧。

江波涛是在闹钟的吵闹中醒过来的。
窗外阳光正好,不过分刺眼也不过分炎热,此刻正从窗帘缝中透过几缕,温柔地打在身上,暖暖的感觉舒服得江波涛发出一声轻叹。但他纠结了一下,还是在好天气与枪王大大的怀抱之间选择了后者。
不管了继续睡……
等等!
枪王大大的怀抱是什么鬼!
睡意全无。

“江……早?”
被怀里那颗毛茸茸的脑袋蹭醒了,周泽楷睁开了那双惺忪的睡眼,整个人沐浴在阳光里,带着色气的慵懒。
好看得不得了。
江波涛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周泽楷电了一下。
不行不行,色令智昏啊江波涛你要hold住你自己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周泽楷一脸懵逼地看着江波涛红着耳朵用被子把自己裹成了一个球。

两个人在酒店房间里磨蹭了好一会儿才出门吃早餐。酒店五星级包早餐,还是自助式,味道也好,总算是满足了s市这帮小子的胃。
“失眠………好了?”周泽楷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一边与盘子里的培根作斗争。
江波涛一愣,放下还夹着煎荷包蛋的手:“还没啊,怎么了。”
“你昨晚,睡得挺好……”
“???”
什么意思?我昨晚睡得挺好?小周是不是在说我装啊做作啊什么之类的maya怎么办怎么办我好像要被讨厌了qwq…………
“我会负责。”
哦吓死我了,就只是这样而已是吧,负责的话…………
??????
什么鬼?!
江波涛一口咖啡呛进喉咙里。

“小周啊……你再说一次???”
“我会负责………”周泽楷说完,有些羞赧地点点头,“我睡了你。”
“等等等等,什么叫你睡了我,不要用这种纯洁的表情说出这种给力给气的话啊……”江波涛吓得赶紧捂住了周泽楷的嘴,满脸通红。
这些东西………我根本想都不敢想啊……

周泽楷觉得自己快疯了。
为什么自己都已经暗示到这种地步了,他还是无动于衷。
还是说,他根本就没有对自己抱有过恋人的念头?
喻队明明就说过他是喜欢自己的啊……
这么想着,周泽楷不知哪来的勇气,一把抓住了江波涛的手腕,拉着他往酒店大门前走。
“小周你干什么……”
“出来。”
桌上那杯没喝完的咖啡洒了一半,滴答滴答地顺着桌上往下淌。

“小周你怎么了?”
周泽楷回过头来,看着一脸困惑不解却又带着几分惶恐不安的江波涛,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
“江………喜欢我?”
江波涛觉得自己被一个直球狠狠地打得妈都不认得。
“我,我…………”
我该怎么说?
直接坦白?还是选择逃避?
他可以在全世界面前大声宣布自己喜欢周泽楷,但是唯独周泽楷不能知道。想来也讽刺,喜欢的是那个人,不想告诉的也是那个人。江波涛不是傻子,他太会保护自己了,以至于在任何人面前都是那副八面玲珑的样子,可是周泽楷却无情地击穿了他的保护膜,还稳稳的在他的世界里占据了一席之地,怎么也不走。
这样一个人,江波涛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结局自然是他一败涂地。

“你傻啊,那既然都打不过了,顺从不是也挺好的吗?”
妈的,于锋你这话说得真对。
而周泽楷已经把眼前人神色的变化都读了个透。不单单只是江波涛读得懂他,反过来,他照样读得懂江波涛。
这个傻子。
“!!!”
江波涛还没缓过来,就觉得自己已经跌入了一个怀抱里,和昨晚的那个一模一样。
“砰通,砰通……………”
“我喜欢你。”
周泽楷把头抵在江波涛的肩窝上,满意的呼吸着江波涛发间那股洗发水的味道,声音不轻不重,刚好挠到了江波涛心底,惹得一阵阵瘙痒。
周泽楷看着眼前人没反应,再次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
“失眠症引起的原因是因为精神上的焦虑恐惧以及等等原因。”
“我一直在焦虑恐惧着的,不正是小周喜不喜欢我这个问题吗?”
真好,江波涛想,我也喜欢你。
至于失眠什么的,我还管它干什么呢?

end

评论(11)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