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拉郎客

文能提笔安天下,理能算错八加八

一支消炎针我催了两个小时,医院的效率真是令人忍不住鼓掌起立😘

不如自己买退烧药吧,我乐观极了😄

把深深写进了医院

结果我自己也进医院了

做人好难。

置顶

嘿嘿嘿,写个小置顶🔝

雷猴呀,这是一个沉迷拉郎的沙雕写手

本质2f,好感隔壁33,磕情深元浅(我自己都不好意思说出来)展宁和深明大义(深明大义里我儿是瓜那种)也🉑️ 知道自己写东西很烂,求求不要骂我qwq

转载到lof页内随意,要转载到其他地方dd我一下👌

沉迷用emoji和颜文字,偶尔会写点丑字发出来,也会在lof吐槽一点生活琐事,大家不要见怪_(´ཀ`」 ∠)_

不喜欢ky,喜欢每一个甜甜的小可爱,超好说话,可以随时陪唠嗑👌

补了个石墨直接给我pb了

????

dbq解屏后再补微博吧……

邓爹的靓仔人设我真的撑不下去了(跪

要不我搞一下沙雕文学(危险发言)

16岁🎂🎂

我也可以给自己买蛋糕吃了❤️

【情深元浅】图谋不轨(ABO)

你不要再搞我了qwq

https://m.weibo.cn/5014286892/4392996701155779图片炸了可以在微博dd我,我会私发哒!

麻烦大家走🔗lof对我好一点

🛏️上🛏️下🌊得表里如一的⭕️x🛏️上小🌶️🛏️下小😢🍞的🐨(我为啥用这么多emoji还不是为了防pb)(lof让我💔9102)

我终于考完了哈哈哈哈哈哈!

【情深元浅】《你就不能做个人吗》(九)

考前更一波攒攒人品


开光嘴李🐨先生在线做法,祝你学业进步,前程似锦


ooc都是我的,大家轻点🐎


本章mmhan有一定成分,注意避雷⚠️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在早上五点左右,李振宁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病房里白花花一片天花板。日光灯明晃晃的灯光刺得他眼睛生疼,他只好扭过头,正好邓超元伏在他病床的栏杆旁睡熟了,那人难得一见的睡颜正好映入眼帘。


        人一旦放松下来,随之而来的必然是难以避免的困乏和疲累。邓超元被工作逼得紧迫,加上照顾李振宁,他已经透支了自己的精力和时间。此刻他安静地闭着眼,卸下了一身的负担和防备,似乎连脸庞轮廓的棱角都跟着变得柔和了起来。李振宁不知不觉看得出了神,只觉得眼前这个人身上好像还有很多自己平时没有观察到的东西。


        长得真好看……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感叹邓超元外貌的优越了。他不仅感叹,他还有点酸。


        然而李振宁又有点得瑟。在公司里叱咤风云无所不能的邓总监此刻正伏在自己身边睡觉,你们这群鱼唇的地球人见过他的睡颜吗?没有!但是我见过!而且我还离他有那———么近!他超帅的!


        他屏住呼吸,正想再靠近邓超元一点好仔细看看那人的一张帅脸,却不小心扯动了连接在他身上的心电仪,机器莫得感情,此刻十分不识时务地开始鬼叫起来,李振宁被吓了一跳,连忙挣扎着缩回被窝里,结果机器反而叫得更欢了,连带着弄醒了邓超元。


        邓超元揉了揉眼睛,坐起身子把机器调整好,终于制止了机器刺耳的警报声。


        “你醒了?什么时候醒的?”他说着,将一根体温计塞进李振宁腋下,又给他掖了掖被子。


        “就刚刚………”李振宁有点心虚。邓超元并不责怪他把自己吵醒了,正想站起身叫护士,李振宁却突然伸手扯住了他的衣角:“你等等……”


        “怎么了?”


        “你……”李振宁张了张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你坐下来陪我一下?”




        施展是在昨夜十一点才收到李振宁做手术的消息的。


        他差点儿把手机惊掉,好在小苏总监再怎么不做人也不至于在双休日把他扣在办公室里怼报表,施展睡意全无,快马加鞭地飞进医院里,在李振宁还没从手术室里出来之前一屁股坐到了邓超元旁边。


        “好好一小伙儿怎么就得阑尾炎了,是不是你又没日没夜地压榨人家?”


        邓超元被连着折腾了两天,此刻施展怼他他也没力气回嘴,有气无力地瘫在椅子上一脸生无可恋:“你懂个屁,他生病了折腾的不也是我吗……”


        两人也没叨叨多久,李振宁就出来了。主刀医生一脸复杂地看了眼邓超元,道:“你家那个没事了,收拾收拾把他推回去吧。”


        施展本来憋了一肚子气,结果看到李振宁身上那五六根乱七八糟的管子以及那人闭着眼病恹恹脸色苍白的模样,顿时心疼得要死,就差扑上去大喊“我的儿砸你咋这么命苦爹不能离了你啊”之类的云云。邓超元也不好受,但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李振宁大概得在医院里住上个两三天,这段时间里他还得办理各种各样的手续,猫也得找人照顾,而行政部没了两根支柱估计得爆炸,到时候老张问起来也是个麻烦………他光想着就觉得糟心。


        邓超元拍了拍施展肩膀:“你先帮我看着李振宁,我得回家把他的生活用品搬过来,要是醒了你就给我发信息。”


        施展瞳孔地震:“你俩真同居啊?”


        “你可闭嘴吧。”邓超元翻了个白眼,“打从那个主刀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的那一刻起,整个医院都知道我和李振宁好过了。”




        “那施展去哪儿了?”李振宁眨巴眨巴眼睛问道。


        “我让他回去给我俩请几天假。”邓超元一边说着一边悄悄把手机里的联系人都给屏蔽了。打从李振宁倒了后行政部成天人心惶惶,就怕邓超元一个确认过眼神就把自己逮去顶替那个被万千少女虎视眈眈的助理位置。好在邓超元提前说了自己也得请假照顾李振宁去,众人这才消停下来。


        姚明明跟师铭泽还没和好,两人一气之下直接分居了好几天。而姚明明知道李振宁住院后也没闲着,买了点水果之类的就根据定位过来病房这儿看望李振宁。刚好李振宁洗漱完,看见他来了倒也高兴:“你怎么来了,师铭泽呢?”


        “死了!”姚明明不耐烦地挥手,“你甭跟我提他,一提我就来气。”


        “干嘛了,这么大火气啊?”李振宁鹅鹅鹅鹅地傻笑,“他又干什么傻逼事儿惹你生气了?”


        眼看着姚明明都快抓狂了,邓超元也怕这猫跳起来给李振宁一爪子,便过去直接把话题岔开:“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吃你的粥去。”


        李振宁撇撇嘴:“我不想吃粥。”


        “你刚做完手术,只能吃流食。”邓超元理直气壮。姚明明在一旁幸灾乐祸地拍大腿:“李振宁你也有今天!”


        “明明只有今天不能吃!”


        话刚说完,邓超元已经趁着他张嘴的功夫眼疾手快地往他嘴里塞了一小勺粥:“明明哪天都能吃,你不能,懂?”


        下一秒,李振宁突然泪汪汪地抬起头,嘴里不停地吸气,又含含糊糊叨叨了一大堆邓超元听不懂的考拉语言,最后才眨巴眨巴湿漉漉的眼睛:


        “烫………”


        …………


        千古罪人邓超元。


        他随手抽过几张纸,擦了擦李振宁被烫红的嘴角,有点心虚:“烫你怎么不吐出来……”


        李振宁一脸委屈:“如果我吐出来你肯定又要说我难伺候了。”


        “是是是,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你好敷衍!”


        “嗯嗯,我最没诚意,行不行?”邓超元说着便掰过李振宁的脸,“你烫哪儿了,让我看看?”


        姚明明看着都觉得辣眼睛。他很快就意识到了自己是个多余得不得了的电灯泡,打了声招呼就要避嫌。结果他刚推开门,就看见一大高个儿跟电线杆子似的杵在门口,手里提着一个包还抱着一束花,看上去像个刚下班没多久就赶着去求婚的愣头青。


        “………你过来干什么?”姚明明抄着手,面色不善地看着师铭泽。


        师铭泽几乎是条件反射地呛了回去:“我怎么不能来,你说不让来就不让来了?碍着你了?医院你家开的?”


        姚明明冷笑几声,嘴一张就是一股子火药味:“哪里哪里,我看倒像是我蛮不讲理,碍着你看望朋友了。”


        他话里的“朋友”二字特地加重了语气,李振宁听着就一股恶寒往背上蹿。师铭泽更甚,憋了几天的火气登时从脚底烧上了脑门儿,脑子一热,难听的话跟机关枪似的突突突往外蹦:“知道就让开,我的事用不着你管!又不是长臂猿,手伸那么长,我………”


        他话还没说完就后悔了。不等他说些什么挽回一下,姚明明一双漂亮的猫眼顿时红了。他低下头,肩膀抖得跟筛糠似的,也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力气把师铭泽一个188的大个子撞倒在地上,径直跑了出去:


        “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


        师铭泽彻底傻眼了。


        病房里的两人看着他俩当着自己的面吵架尴尬的不得了,只好闭上嘴你看我我看你,谁也不敢说一个字。跟猫科动物谈恋爱也太麻烦了,还是考拉好,单纯又好骗。邓超元想。


        等师铭泽后悔莫及地追了出去后,在某人眼里很好骗的考拉开始邓布利多摇头三倍速:“傻大个,老婆没了看他找谁哭去!”


        “咱俩还是吃瓜吧,反正这事儿谁也管不了。”邓超元抄着手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看着就特别欠揍,“从进公司实习开始到现在怎么着也有四五年了,真是给他俩作的……”




        到了下午李振宁才晓得什么叫受罪。


        麻药一过,他下腹被手术刀剐了的口子登时疼得要死。主刀医生照例过来检查病人情况时眼神都没分给躺在床上“嗷”一声疼出眼泪的李振宁一个,扭头看向神色复杂的邓超元:“醒了怎么不让他下床走走,要是肠黏结了他还得过来挨上几刀。”


        邓超元看了眼脸色苍白的李振宁,有点心虚地陪笑:“他这不疼着嘛……”


        “我管你呢,现在的大老爷们怎么一个比一个娇气。”主刀医生抱怨道,“上回来了个读初二的小男生大腿都被钢筋刺穿了也一声不吭呢,到了你这儿不就开了几个口子嘛,至于这么惯着?”


        李振宁光听着就打了个哆嗦。


        “话不能这么说,那初二的小男生长大了不也是大老爷们么?”邓超元挑了挑眉。


        “去去去,甭跟我插科打诨。”主刀医生抄着手,毫不怜香惜玉地就要把李振宁赶下床,“赶紧的下床走走,腻歪个啥!”


        邓超元无奈的耸耸肩,很识相的过去搀起了李振宁。


        等他俩四处绕了一圈回来后,苏宇航跟在姚弛和谷蓝帝身后过来看望李振宁了。姚弛还很贴心地把深深也带了过来,深深两天没见李振宁了,迈着小短腿就要去扒李振宁裤腿。李振宁开心得不得了,顿时觉得创口也没这么疼了,便抱起深深撸了两把毛:“我不在的时候你乖不乖呀,有没有随便发脾气。”


        深深喵了一声后立刻缩进李振宁怀里撒娇。邓超元知道深深肯定特别想自家主子,也没去把它俩分开,而是朝谷蓝帝使了个眼色,谷蓝帝立刻心领神会地把笔记本电脑交到了邓超元手中。


        “你真把病房当成第二个办公室了?”李振宁目瞪口呆地看着出现在他面前的“非法交易”,“你也太能了,他们怎么不把打印机给你搬过来?”


        “有道理!”邓超元恍然大悟,随即扭头看向苏宇航,“苏总监帮我安排一下?”


        “你可别折腾我,今天帮你找笔记本电脑都找得我要死。”苏宇航被cue后立刻后退三步,“你见过谁会把这东西放书柜里头的?我老天爷,才两天没用就积尘了,你反省。”


        姚弛“鹅鹅鹅鹅”了一会儿,又想起什么似的,问道:“我听说明明和师铭泽都来看你了,他俩………”


        “他俩碰上了。”李振宁接口道,“师铭泽绝了,几句话就能直接把明明气走,我看他要完。”


        苏宇航差点蹦起来:“真的假的,他昨天才到处问人家怎么哄老婆,今天又把人气走了?”


       “完了。”邓超元两手一摊,“我估计姚明明八成得从猫哭成狗。”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师铭泽在办公室里莫名其妙打了十多个喷嚏。




        晚上八点多,邓超元一通忙活后总算是安顿好了一切。病房是单人病房,尽管有点挤,但为了方便他还是选择在这里陪李振宁一块儿住上几天。几个小护士得知后特地给邓超元搬来了一张折叠床,如此明显的示好,当中的小心思也不言而喻。


        施展在八点半左右给李振宁打了个视频电话:“深深深深,你现在退烧没?”


        “还好吧,也没有很难受。”李振宁顿了顿,又补充道,“打了点滴好像好了点。”


        “那就行,我听邓超元说你早上刚醒那会儿三十八度八。”施展趴在床上托着腮,一张俊脸被手掌挤得变了形,“你不在这段时间财务部和行政部简直快忙疯了。那帮客户鬼来的,巨难伺候,得亏姚弛和谷蓝帝两口子脾气好,要是换成姚明明那类的这单子就黄了………”


        李振宁听他苦大仇深地跟自己抱怨这抱怨那的,便得瑟道:“平时老说我帮着邓超元为虎作伥不干活,现在晓得我厉害了不?”


        “晓得晓得,您老人家可赶快复出,小年轻顶不住了。”


        施展东一榔头西一棒槌地交代完了最近的事儿,从老张的爱鸟去世讲到姚明明今天突然发狠把他和邓超元全揽下了自己爆肝,再从姚明明爆肝讲到何昶希又买了新的泡脚盘。李振宁就静静地听他讲,也不说什么,直到施展突然没头没脑地问了句:“你和邓超元真在谈恋爱了?”


        “……什么?”


        “就字面意思啊。”


        “干嘛呀,我不是说过了吗,”李振宁有点生气,“你们不相信的话无论我说什么都是假的。”


        “你别跟我来这套。”


        尽管画质高糊,施展被手掌挤得变形的脸看起来也很滑稽,但他却意外的认真了起来:“你以为我看不出你上次是在敷衍吗?就算看起来很亲密,但你们两个也一直不是在恋爱吧?怎么说呢,反正在我看来,你们确实是在搭伙过日子,但是仅限于搭伙,而不是在一起。”


        李振宁听他唠唠叨叨没完没了,条件反射就要伸手去关视频:“你都知道了还过来问我?是我国杂交水稻技术太先进产量太高了吗?”


        “等等等等你别关啊!我不跟你扯屁话了行不行?”施展急眼了,终于放弃了跟李振宁兜圈子的行为,“实话实说啊,你们两个应该也就差那层窗户纸了,趁早捅破它吧,不要给自己留遗憾。”


        “……你是不是言情看多了?”李振宁一阵无语,“还不要留遗憾?我看我还是趁早滚蛋,别碍着邓总监撩妹才是真。”


        “你真看不出来什么吗?”施展差点被这块木头气死,“邓超元对你好的也太过分了吧,你都不知道,昨天邓超元会都没开完直接撂东西跑了,就因为你给了他一个电话!”


        “他还在开会?!”


        早知道不给他打电话了。


        李振宁垂下眼帘,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邓超元是个多情又薄情的人。他一直是这么想的。但现在的情况是,他完全没法在邓超元身上感受到一点儿薄情的成分,他开始恐慌了。


        这究竟是意味着自己已经开始产生依赖情绪了,还是某种程度上渐渐萌芽的心动,李振宁分不清楚。他当然可以大大方方的承认自己喜欢邓超元,然而他也不认为两人之间有发展这种关系的必要。他很擅长不动声色地拉开距离。大概是意识到了这一点,邓超元也只是在行动上对他表现出不同于别人的特殊性,但在感情上总像是裹了一层薄如蝉翼的膜布,看上去似乎很容易就能冲破,但真正要穿越这层隔阂触碰到内核时,膜布早已变成了坚不可摧的钢板。继续心照不宣下去是他们最后的底线,也是自我防护的措施。


        他闭上眼,心乱如麻。


        看到李振宁一副便秘的样子,施展翻了个白眼,也不再去烦他:“话说回来,邓超元哪去了?”


        “他?他在………”


        李振宁话还没说完,邓超元突然推开病房里配套浴室的门光/裸/着上身一边擦头发一边走了出来:“你跟谁通电话呢?”


        施展扭曲的脸顿时跳进了他的眼里,但他笑不出来。


        三秒后,施展挂断了视频电话。


——————tb不知道有没有c——————


插个旗,要是这次考好了我就发🚗

【情深元浅】《你就不能做个人吗》(八)

生病的🐨和很会照顾人的⭕️


本章比较短,大家不要介意( ;´Д`)


依旧是烂俗小故事,看看就好不要当真,求求不要🐎我(哭哭)


ooc都是我的,可爱是他们的






        天气渐渐转凉了。


        正逢公司内部大换血,李振宁和邓超元没日没夜地泡在办公室里个顶个地忙,这边厢一口饭还没咽下去,那边厢的电话就开始鸡叫了。两人加班加得差点暴毙,分分钟就得去地府报道。邓超元还好,毕竟摸爬滚打多年,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李振宁却在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中十分荣幸地成为了行政部门的第一个病号。


        “………我不是跟你说过最近入秋了,让你加多点衣服吗?”


        “我是肠胃炎………”


        “你不吃饭?”邓超元有点生气,抄起手冷着脸道,“我不是跟你说过很容易有胃病的吗?”


        “……………”


        他看着面前可怜巴巴过来找他开假条的李振宁,无奈地叹了口气。李振宁举起双手,摆出投降的姿势:“我去医院开个药立马回来加班。”


        “加你个大头鬼。”邓超元说着,从衣架上摘下一条羊绒围巾替李振宁披上,“带上你的猫,给我回家躺够七十二小时,懂?”


        恰逢苏宇航路过,把他俩的对话听了一耳朵,心说现在给助理批假成本也太高了,管吃管住还得一人干两人份的活,还好自己现在那个助理身强体壮,不愁小病小痛。


        其实邓超元也有点心虚,李振宁好说歹说也是跟着他干活的,现在人病倒了估计还有他一半的责任。施展一听说李振宁请病假了,一张嘴又叭叭地叭到了他跟前:“连自己男朋友都不放过,邓超元里算撒子蓝人?!”


        邓超元一懵,刚想出口反驳施展李振宁不是他的男朋友,转念一想,两人都已经自暴自弃地“承认”了,也没再下手自己打自己的脸:“是是是,行行行,你说的都对。”


        但他也没想到,李振宁这病假一请就是两星期。




        李振宁乖乖到医院做了检查,医生的初步诊断是急性肠胃炎,给他开了点药,让他回家好好休息,不要乱吃东西。他迷迷糊糊地拿着药单下去一楼拿药,药一到手就回家睡觉去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再醒过来已经是天黑了。他睁开眼,发现邓超元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了床边。


        深深知道他身体不舒服,一直在枕头旁边守着他,看见他醒了,便凑过去舔舔他的脸,然后蹭了蹭。


        李振宁正想开口说话,却发现自己嗓子疼得厉害,嘴唇却湿润得很。邓超元见状,连忙给他递了一杯水,让他喝一点润润喉。他看了眼床头柜上那一把湿了水的棉签,心里大概也明白了七八分。估计是邓超元没法把他叫起来喝水,可又怕他脱水,只好在他睡觉的时候用棉签湿了水一点点地擦在自己嘴唇上。


        他一下子被邓超元的温柔弄得晕乎乎的,心都快化成了一滩水,不知道该感动还是该心疼。


        “你好点了吗?”邓超元问道。见李振宁点点头,他才松了口气。本着不放心一个病号独自在家,工作狂难得准点下班,一路飞奔回家,一打开房门就看见李振宁病恹恹地躺在床上冒冷汗。邓超元被吓了一跳,伸手一摸才发现李振宁发了高烧。偏偏李振宁睡的很香,他怎么也叫不醒,只好打了盘热水给李振宁擦了擦,又在冰箱里翻出退烧贴给他贴上。


        最近这段时间工作压力很大,邓超元瘦了不少,李振宁看着心疼,从被窝里伸出手悄悄握住了邓超元的手腕:“你几点回来的,是不是还没吃晚饭?”


        “你先别管我,我自己叫了外卖。”邓超元回握住他的手,将其重新塞回被窝里,“你的胃还难受吗?要不要我去给你熬粥?”


        李振宁轻轻摇头。


        深深敏锐地捕捉到两人的对话包含了关于吃饭的信息,于是“喵”了一声,又将脑袋凑过去蹭了蹭李振宁,表示自己已经吃饱了,邓超元没有亏待自己。


        高烧和肠胃炎让李振宁毫无进食的欲望。不知道为什么,医生给他开的胃药不起作用,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可能并不是肠胃炎。


        邓超元看他没食欲也不去劝他吃点东西,他把药放在床头柜上,每一类药都细心地标注好了口服量。等李振宁拉开被窝把深深抱进来再次睡下了,他才蹑手蹑脚地跑回了书房继续加班。




        凌晨三点的时候,邓超元被突然闯进书房的深深吓了一跳。


        深深不停地挠他裤腿,焦急地把他往李振宁房间里带。邓超元心下一惊,进了房门后就将李振宁从被窝里捞出来,那人滚烫的体温顿时隔着衣服传到他身上。李振宁不仅没退烧,反而烧的更厉害了。


        他顾不得太多,只能粗暴地叫醒了李振宁。李振宁此刻一头冷汗,几滴汗水滚落下来不偏不倚挂在他睫毛上,晕开了他的视线。他看不清面前的人是谁,却也恍恍惚惚间听见邓超元在喊他名字。他头疼的快要炸开,根本没力气再去思考更多,只能用沙哑得几乎听不见的声音问道:“你怎么还没睡,又熬夜吗……?”


        “别说话,你现在烧得太厉害了,先喝杯水,一会儿我带你去医院打退烧针。”邓超元说着便将羽绒服和围巾一股脑儿给李振宁披上,自己匆匆换了套衣服就抱起李振宁出了门。


        排队挂号是个漫长的等待过程。


        天气已入秋,昼夜温差很大,李振宁裹着羽绒服缩在邓超元怀里打寒战。他是南方人,从小在温热多雨的地区长大,抗寒能力比不上周围那群北方的大高个儿,加上他现在正发着高烧,身体情况更加不乐观。邓超元在一旁也只能干着急,便握住李振宁冰凉的手揣进了自己兜里,等着护士过来给他打点滴。


        “邓超元。”


        “嗯。”


        “你要不要先回去?”李振宁的声音隔着一层口罩闷闷地传开,“你都一晚上没睡了,我一个人可以的……”


        邓超元心说你放屁,现在连走路都晃悠悠得跟纸片似的人还是赶紧闭麦睡觉去。他伸手揽住李振宁的肩膀将他抱得紧了些,低声道:“我等你打完点滴再回去。”


        李振宁不说话了。他越来越难受,不仅是高烧,腹部强烈的疼痛也在不断折磨着他。病痛几乎已经透支了他的体力,他只能无力地靠在邓超元身边,可怜兮兮地蹭了蹭:“我好难受……”


        “没事,很快就到我们了。”


        “我头好疼,肚子也疼………”


        “你难受你先睡一会儿,等打完针了我回家给你熬点粥。”


        针刺进皮肤的那一刻还是有点疼,随着药水不断流入体内,李振宁半边手臂都泛起一阵冰凉。还好羽绒服是暖的,邓超元也是暖的,他多多少少好受了一点。


        打完点滴已经是早上五点多了,两个人在医院里肩并肩地看了会儿日出,交了费便一起回家。深深见两人回家了,迈开小短腿便过去蹭了蹭李振宁表示关心。邓超元简单地喂饱了深深,乘着李振宁回房休息的功夫,他抱起猫,低声道:“你主子病得挺厉害的,我不在家时你好好陪着他,知道吗。”


        “喵。”才不用你说,我可是只很细心体贴的猫。


        再过上几个小时后邓超元就得回去上班了,李振宁支支吾吾了半天,还是觉得自己的想法有点难堪——他想让邓超元留下来再多陪他一会儿。生理上的病痛莫名连带着心理也有点脆弱,李振宁有点不安,他还是不太愿意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待在家里,就算被窝是热的也不愿意。


        邓超元看了他一会儿,突然像条泥鳅似的滑进了李振宁的被窝里,下一秒就将小病号拉近了自己的胸膛:“我在这儿睡一会儿,有事了就叫醒我。”


        他手长脚长的,很轻易就能够将李振宁整个人圈在怀里。李振宁那点小情绪顿时溃不成军,他欣喜地伸出手紧紧环抱住邓超元:“嗯!”


        面对生病时分外粘人的小考拉,邓超元有点没辙,但他还是耐心地照顾着李振宁,毕竟李振宁现在还没退烧,肯定还是很难受。 等时间到了,他才轻手轻脚地偷偷溜出被窝,给李振宁掖好被子后走了。


        回到公司,邓超元眼底下那两个重得像被人打过一拳似的黑眼圈迅速引起了众人的围观。姚明明很快就想歪了:“你怎么这么憔悴,爸爸不是告诉过你不要纵y………”


        邓超元威胁道:“再瞎逼逼把你丢回去给师铭泽。”


        姚明明最近跟师铭泽吵架了,这件事几乎人人都知道。听了邓超元的威胁,姚明明生气了:“随便你,反正他也不要我了!”


        猫科动物一生气就喜欢冷战,邓超元也见怪不怪了。但是看到姚明明神情一下子黯淡了下来,他也意识到戳人痛处不好,便转移话题:“李振宁最近这几天可能都要请假,从现在起你们得替他多跑几趟了。”


        “他生什么病啦,很严重吗?”姚明明问道。邓超元把来龙去脉都跟他说了一遍,姚明明听完后一脸嫌弃,道:“你看你,把人家逼得那么紧,都被你整出病来了……话说回来你昨天就是为了照顾他一晚上没睡?”


        “我还得加班呢……”邓超元一脸苦大仇深,“改天我得去隔壁挖几个人过来,不然啥都扔给我俩干我俩还能活吗?”


        “你们两口子牛逼。”姚明明冲邓超元竖起大拇指,“都这种情况了居然还记着工作,我简直要怀疑是不是老张给你们灌了迷魂汤。”


        “闭嘴吧你,你报表又是最后一个交的晓得不?”邓超元说着,又站起身离开座位。他赶着走,也没注意姚明明对他俩那戏谑的称呼。“我中午请两个小时的假,你们自己看着办。”




        不知道是不是药物的原因,邓超元回家的时候李振宁还没起床,他一个人抱着一只考拉抱枕缩在被窝里,看上去睡得很香。


        他伸手贴上李振宁的额头,那儿的温度明显比自己高出一截。邓超元皱了皱眉,怎么还是没退烧。


        李振宁悠悠地转醒了,他伸手握住邓超元的手腕:“你回来了……?”


        邓超元把他从床上扶起来,又从床头柜里拿出体温计递给他,“你还难受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李振宁摇摇头。


        “你别老折腾自己,熬不住得跟我说。其实我们那边那几个二百五挺能干的,真不至于把你那份活落下。”邓超元叹了口气。


        “那你呢,你就不能稍稍顾着自己一点吗?”李振宁道,“我也担心你吃不消呀,都一晚上没睡了,今天又得回去上班,我看着都累。”


        “我能熬的住,你能吗?”


        “…………”


        李振宁低下头。


        过了半晌,他才抬眸,表情看上去有点难过:“邓超元,你是不是很辛苦呀,本来工作就很忙了,现在还得照顾我………”


        邓超元知道他自责,此刻听了他几句话也不免心疼。他将李振宁摁进被窝里,右手贴上那人的脸颊:“那你就快点好起来,不要再让我担心了。”


        李振宁眨巴眨巴眼睛,用力点点头。




        其实邓超元早该想到的。


        很多时候身体炎症也能引起高烧,比如阑尾炎。


        中午十二点时向他保证过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人突然在六个小时后给他打了一通电话,告诉他,现在自己已经烧到四十多度了,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肚子很痛。


        彼时邓超元还待在会议室里给一群人开例会,听见电话那头李振宁虚弱的气音,脑子“轰”地一声,顿时一片空白。他二话不说,扔下手里头的资料飞奔着离开了会议室,伸手拦下一辆出租车。


        他几乎是撞开的李振宁的房门,李振宁脸色苍白,高烧和腹部的疼痛让他失去了自行走动的能力,他额头布满了虚汗,想要擦汗却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邓超元,我………”


        “我知道,我在呢。”


        “我现在好难受………”


        “你别怕,我会带你去医院。”


        李振宁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想要自己走动,然而却在脚尖触碰到地面的一瞬间腿软,猛地栽进了邓超元怀里。哪怕已经隔了很多层衣服,李振宁的体温还是滚烫得几乎烫伤邓超元,他把脸贴在李振宁脸上,瞬间被吓了一跳:“你怎么这么烫?!”


        “我……我不知道……”


        邓超元连忙将站都站不稳的人打横抱起,李振宁伸出手揽住了邓超元的脖子,不安地紧紧抱住他。


        “看来是很典型的急性阑尾炎。”医生皱起眉头,满脸不快,“还好你来的算早,要是拖到明天再来检查就没法开刀了,只能打消炎药,否则水肿了一切除就可能引起肠漏。”


        “我要开刀?”李振宁瞳孔地震。


        “我的建议是开刀,”医生说着,将一份相关手术信息资料推到两人面前,“你可以做微创,微创恢复时间比较短,也不用拆线,手术完三天后就可以出院了。”


        李振宁垂下眼帘,不安地绞着手指。做手术要花很多钱,微创手术会比普通手术贵很多;住院也要花很多钱,他不确定自己是否能支付起。而且万一他住院邓超元就更忙了,除了要上班,还得每天过来医院里照顾他,他自己却不能替邓超元分担一些工作。他不愿意做手术,他不想让邓超元更辛苦了。


        “我不想做手术……”李振宁低下头,扯扯邓超元衣角,“住院了很麻烦的,我要恢复很久才能回去上班。”


        邓超元却一脸严肃地掰过李振宁的肩膀,直勾勾地看进他的眼睛:“可是我更不想看着你难受。”


        “我………”


        “行了,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大不了我今年不给你发工资了,手术费用全从你卡里扣。”邓超元面无表情地抄起手,“今晚就手术吧,能不能顺便做个腹腔镜?”


        医生点点头:“可以,要是没什么问题了你就拿着病历带他去前台办手续吧,但是今天手术比较多,可能要等挺久才能给你们空出一个手术室。”


        邓超元点点头。


        接着,他就陪着李振宁做了一系列大大小小的检查。一听说手术前要抽/血,李振宁瘪瘪嘴:“早知道就不做了,我能不抽吗?”


        邓超元乐得合不拢嘴:“嚯嚯,看你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原来你怕抽/血啊?”


        “你管我!”李振宁恼羞成怒。


        眼看着李振宁就要发作,邓超元连忙认怂:“是是是,我多管闲事,祖宗你世界第一英勇无畏,成不成?”


        帮忙抽/血的护士神情复杂地看了他俩一眼,觉得这俩大老爷们也老大不小了,怎么说话像个小学生。


        在针管刺进李振宁的手臂前,邓超元伸手盖住了李振宁的眼睛。那人睫毛很长,弄得他手心一阵瘙痒。


        身体炎症引起的高烧没那么容易退下去,在给李振宁量了体温后,护士又给他打了退烧针。换上病号服躺在病床上的李振宁看起来病恹恹的贼可怜,邓超元摸了摸他依旧滚烫的额头,低声道:“要不然你先睡一会儿,我守着你呢。”


        “不了。”李振宁摇摇头,“我再多看你一会儿,不然待会儿我醒了,你却连个影子都没有,我可能会怀疑自己在做梦。”


        “我又不走,你瞎想什么。”


        “………你真不走?”


        “真的。”


        晚上九点,手术终于准备开始了。


        “你怕不怕?”邓超元问道。


        “有点儿……”李振宁说到底也是第一次做手术,还是有点儿紧张。邓超元本想跟着一块进去来个全程陪伴,却被主刀医生拦在了外头。


        主刀医生是个漂亮的姑娘,她斜斜地瞥了李振宁一眼,问道:“你晓得自己做什么手术吗?”


        李振宁点点头。


        “那就行,别啥都不知道就稀里糊涂被人拐了,待会儿醒了得知自己少了一块肉看你不被吓死。”主刀医生说着,带上了消毒手套。


        李振宁在确认过手术信息后签了字,随着麻药的麻醉很快陷入沉睡。主刀医生四处环顾,突然想起一个问题:“病人家属来了吗?”


        “来了。”邓超元面不改色心不跳地扯鬼话,“我是他表哥。”


        嗯,还谎报年龄。


        “我信你个鬼。”主刀医生冲他翻了个白眼,“赶紧地,说出实情,谎报亲属关系手术不让做的。”


        邓超元看了眼渐渐被推进手术室的李振宁,眯了眯眼。


        他伸手拿过主刀医生手中那张薄薄的纸,拧开笔盖,龙飞凤舞地签下了自己的大名。主刀医生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正恼怒着,邓超元已经将纸再次塞回她手中。


        “我是他恋人,”他眨眨眼,“这个回答合格吗?”


——————tb不知道有没有c——————


始终相信写甜甜的东西自己也会变得甜的(然而并没有


我好想养猫猫(´;ω;`)